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235章 咬人不是这样咬的

本站2019-05-15158人围观
简介 听了孤飞燕的话,梅公公似有犹豫。 她也不给他多思考的机会,她又急急说,“殿下这边,我定寸步不离地守着,一旦情况恶化,我还有几味药丸能用,你放心吧。 快去吧!” 梅公公原本

  听了孤飞燕的话,梅公公似有犹豫。   她也不给他多思考的机会,她又急急说,“殿下这边,我定寸步不离地守着,一旦情况恶化,我还有几味药丸能用,你放心吧。

快去吧!”  梅公公原本想自己守着靖王殿下,让孤飞燕去抓药,毕竟,孤飞燕是行家,抓药煮药都快很多。 可听孤飞燕这么说,他就作罢了。

他不敢再耽搁,连忙关了门离去。   梅公公一走,孤飞燕连忙摸君九辰的额头,发现他并没有发生发烧,额头凉得很。 她又把了脉,并没发现脉象有多大的异样,可是他的手却凉如冰。 她知道,殿下的脉象一定有问题,只是她看不出来。 她的判断也没有错,殿下绝对是寒毒之症发作了。   这时候,就算有条件泡药浴,她手上也没有药矿石,孤飞燕当机立断将小药鼎从腰上解下。

她挨着君九辰身旁坐,拉来君九辰的双手抱住小药鼎,自己则抱住了他的大手。

  她的表情三分焦急,七分认真,哪怕是抱着自己男神的大手,心中都没有任何杂念。 她第一时间就集中精神,直接召唤出三品药王神火。 她一直记着的,靖王殿下需要的是三品神火。 上一次,她很费劲才能召唤出三品神火。

这几个月的修炼,三品神火对于她来说,已经是轻而易举了。

  很快,小药鼎就渐渐变大,从一个小拳头大小,变成了两个大拳头大小。

与此同时,鼎内燃烧起无形无色的神火来,炉墙从温热渐渐变成了炙热。   君九辰原本寒得发颤,一得到药王神火的温度,明显恢复了平静,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孤飞燕生怕他的病情加重,需要更高品级的神火,哪怕知道他的身体放松了,她仍旧不敢轻心。   过了一会儿,就感受到君九辰双手变暖,孤飞燕仍旧留心着他的状态,发现他那紧锁的眉头也渐渐放松了。   至此,孤飞燕才确定他的寒毒之症并没有恶化,三品神火还是够用的。

而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悬着的心才落下。   她吐了口浊气,低声道,“殿下,幸好我耽搁了一会儿,要我是走得快,你估计地灭梅公公的口了!”  她说着,视线不经意回到了小药鼎上。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覆在殿下的大手上。 记得上一次,她是被小药鼎的温度烫着了,才放手的。

如今,她已经将药王神火修炼到三品之上,三品神火的热度对于她这个契约者来说,并不算什么了,她居然忘了放手了。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孤飞燕突然不好意思起来,可正要放手,却又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她发现他的手大了她一号,手指温润,修长得特别好看。

她的手本就很小,再这么一对比,显得更小了。

  大手,小手……  被靖王殿下这样的男人牵手,那是怎样的感觉呀?  这个念头一浮出脑海,孤飞燕都对自己无语了。

就单单看他的手,她居然都能够浮想联翩,她这是什么定力呀!  好吧,她对靖王殿下向来是一点定力都没有的。

  当然,她对靖王殿下的没有定力仅仅表现在心里头,她从未不敢真正做什么的,可谓是有贼心没贼胆。

  孤飞燕第一时间就放手了,甚至都不敢坐太近,她搬来椅子,坐着,守着,时不时试一下他的体温,以确定降低药王神火的品级的时间。

要知道,若非病发状态,三品药王神火的热度,能将他烫伤的!  她一边等,一边看着君九辰那张安静的俊脸,越看越觉得完美,越看越是赏心悦目,都忍不住眯眼笑了起来。   此时此刻,君九辰确实好了很多,不知道的人见了,只会当他在睡觉。   如果他没有醉酒,他哪怕是眉头都不会蹙一下,更不至于一发病就坑不住。 可是,醉酒导致他不省人事,意识全无,意志全无,如今他所有反应皆出自身体本能。 他抱着小药鼎,像是抱住了得以求生之物,抱得紧紧的。

  时间渐渐流逝,药王神火渐渐驱散了他体内的寒气,他的身体渐渐恢复的同时,沉睡的意识也多少恢复了一些。

  很快,他就知道自己发病了,亦感受到了手中的温度。

只是,同上一回在温泉药汤里一样,他不知道自己手里头抱着的是什么东西。

他想摸清楚,却没有力气,他无力地连眼睛都睁不开,甚至连思考都思考不了。

他特别特别想睡,却在硬撑。

他不明情况,不能睡,一定不能睡。   又过了一会儿。

君九辰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孤飞燕才小药鼎里的神火完全熄灭掉。   孤飞燕笑了,“殿下,没事了。

我在,您一定不会有事的。 ”  她起身来,伸展了个懒腰,便要去取小药鼎。

可是,小药鼎变小之后,就被君九辰紧紧地握在手心里,她怎么拽都拽不出来。

  孤飞燕一开始还没当一回事,不拽小药鼎,改掰君九辰的手指。 可是,当她怎么掰都掰不动君九辰的手指时,她终于着急了。 而当她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掰不开君九辰的手指时,她终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了!  且不说靖王殿下醒来看到小药鼎会起疑心,就是待会梅公公回来后,看到小药鼎,就完了呀!  怎么办!  她脑海里浮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药王神火。

他的寒毒之症已经恢复了,就二品药王神火绝对能烫到他松手的。 可是,那样也会烫伤他的!就算她忍心,等他醒了,一样交代不了。

  挠他呢?也不行,就他醉成这样,怎么挠都没用吧。

  孤飞燕思来想去,决定……咬他!  她立马俯身而下,将娇唇凑近,可是,当唇儿触到他的手背,一股异样感迅速从唇上出遍全身,她像触电一般急急放开,心跳莫名地扑通扑通加速。   咬人,似乎不是这样咬的……  她绷着脸,盯着他的手看,像是在下什么决心。

片刻而已,她突然张大小嘴,露出皓齿,埋头而下,狠狠地咬住君九辰的后背。

  天知道她使了多大的劲,君九辰立马就松手了,小药鼎落在他身上,而后滑落地上。

孤飞燕大喜,正要放开,谁知道君九辰另一手却突然覆过来不,按住了她的后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