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236章 人总要吃一堑才长一智

本站2019-05-15117人围观
简介 秦佔跟荣一京一来,整个大堂中的气氛瞬间变了,之前是剑拔弩张,此刻是如至冰窖。 女人没见过秦佔,又在气头上,扬声道:“你谁啊?” 秦佔站在秦嘉定身旁,“我是他家长。 ”

  秦佔跟荣一京一来,整个大堂中的气氛瞬间变了,之前是剑拔弩张,此刻是如至冰窖。

  女人没见过秦佔,又在气头上,扬声道:“你谁啊?”  秦佔站在秦嘉定身旁,“我是他家长。

”  女人口无遮拦,“来的正好,看看你家孩子把我儿子欺负成什么样了,我儿子才七岁,他多大了?好不好意思,怎么下得去手,当爸的教育不好,还没有妈妈管吗?”  闵姜西亲耳听到,心底的第一反应是愤怒,在秦家当家教这么久,她从未见过秦嘉定的父母,他是被秦佔带大的,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原因,尚且未可知,但一个没有妈妈在身边的孩子,被人当面讽刺没有妈妈管……  闵姜西快步上前,秦佔站在秦嘉定的左侧,她站在他的右侧,几乎是下意识的握住秦嘉定的胳膊,看着对面的女人道:“骆太太,有什么事可以私下里慢慢说,何必在外面吵?”  女人将身后的骆帅帅扯出来,对着闵姜西发火,“慢慢说?你问他对帅帅做了什么!”  骆帅帅下意识的往后躲,闵姜西还是看到他湿了的裤子,一时哽住。   男人来到女人身旁,女人哭着跟他抱怨,男人一看骆帅帅湿了的裤子,扭头瞪向对面,“谁做的?”  秦嘉定面无表情,“他自己尿的。 ”  男人大怒,紧接着又看向秦佔,“你是他家长?”  秦佔同款的面无表情,“是。

”  “你家孩子把我儿子弄成这样,你看不见吗?“  秦佔说:“小孩子之间玩玩闹闹很正常。 ”  男人眼睛一瞪,似是无语,“你故意找茬是不是?”  秦佔一眨不眨的说:“你还不配。

”  他每次的回答都能出人意料的戳在对方肺管子上,男人本就生气,如今已是在失控的边缘。

  闵姜西是很讨厌面前的三口人,可把秦佔得罪狠了,他们承担不起,还有骆佳佳,她日后要如何在家里自处,想到此处,她不得不硬着头皮插话,“秦先生,骆先生,大家都先冷静一下,有事心平气和的谈。 ”  她这句不是说给秦佔听的,而是在提醒对面骆帅帅的爸爸。   果然,男人的表情在几秒后变得异常复杂,从愤怒到迟疑,从迟疑到惊讶,再到深深地惶恐。   “秦先生?”他懵了。   “我是秦佔,秦嘉定的家长,他的一切行为由我负责,你想怎么解决?”  光是听到秦佔两个字,就足够骆家夫妻大吃一惊,毕竟这个名字在深城意味着统治的地位,垄断的权利,跟他沾上边,有人平步青云,有人万劫不复。

  而眼下的状况,很显然,他们离万劫不复只差最后一步。   男人的面色肉眼可见的发白,嘴唇先动,声音慢半拍发出,“秦先生…我不知道是您……”  秦佔面不改色,“知道了也没关系,孩子行为,大人买单,有什么账尽管算。

”  男人脸色青白,脑袋都空了,之前秦佔只是叫人敲打敲打他,那个人的身份就够他喝上一壶的,谁料今天竟然碰到了本尊。 要说懵,的确懵,但心底某处又意外的清醒,这一刻他厌极了骆帅帅,要不是他,哪来的这么多事?  摇头,男人说:“都是我的错,我没有管好孩子,让他家里家外乱惹祸,您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  秦佔冷声说:“小孩不懂事,就该懂事的孩子教他怎么做,我没向你要学费,你们倒怪起我来了。

”  “什么叫没有妈妈管?你的儿子有妈管,他还不如没妈。 ”  秦佔声音不大,但每一句,每一个字都如锋利的刀,戳的对方毫无招架之力。   男人知道今天这事是无法善终了,可又不得不亡羊补牢,侧头看向身旁呆愣的女人,沉声呵斥,“看你说的是什么话,给秦先生和小朋友道歉!”  闵姜西见状,心底只剩悲哀,在压倒性的权利面前,人性可以如此卑微,甚至丑陋。

  女人深知得罪不起秦佔,早就悔青了肠子,眼下也没什么好倔的,低着头,小声道:“对不起……”  男人又把骆帅帅从女人身后扯出来,用力一脚踹在他屁股上,骆帅帅没扛住,扑通一下趴在地上,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

  男人这一脚并非完全作秀,而是真的怒急攻心,孽子,这就是个孽子,想到自己日后的事业,整个家,全完了。   从前骆帅帅哭,他会觉得心疼,如今听到哭声,男人只觉得烦,眼看着第二脚就要踹下去,闵姜西下意识的往前踏了一步,有人比她更快,是从后边冲出来的骆佳佳,她上前抱住男人的腰,“爸,爸,别打了,我求你别打了……”  男人往前冲,“你别拦着我,我今天不打死他!”  骆帅帅的哭声,骆佳佳的求饶声,夹杂着女人心疼又不敢上前去拦的哽咽,整幅画面看起来特别像是卫视八点档的热播家庭伦理剧,狗血,冲突,矛盾,牵引着众人的愤怒,心疼,痛快……  闵姜西忽然觉得胸口一窒,当眼前的画面不再是表演,而是赤裸裸的现实,大家身后没有导演,没有人喊卡,所有人的命运都不会在下一秒发生惊天反转,该痛苦的还是痛苦,该无奈的还是无奈。   幸福的人生大抵相似,而不幸的人生,各有各的不幸。

  骆佳佳拦不住比她高一头的男人,男人好几脚都落在骆帅帅身上,之前嚣张跋扈的臭小子,此刻只能趴在地上大哭,这一秒,他才像个孩子,因为无助。   闵姜西上前把骆帅帅拽起来,拉到离暴怒的男人稍微远些的地方,拍了拍他裤子上的脚印,轻声道:“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吗?”  他边哭边点头,闵姜西说:“以后不要欺负人,更不能欺负姐姐,你看你在挨打的时候,只有姐姐在帮你,她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舍得伤害她?”  不远处男人气红了眼,骆佳佳不敢松手,埋在他身上哭,一旁的女人也是掩面而泣,荣昊眼泪窝子浅,悄悄抹眼泪,荣一京侧头看了眼,低声道:“你哭什么?喜欢那个女孩子?”  荣昊侧头看他,眼中有泪,泪中有烦。

  秦佔看着面色从容的闵姜西,心,奇异的柔软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