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青蓝 娇妻要抱抱:权少的甜心宝

本站2019-07-12199人围观
简介 “我。 ”夏晴天前面的一个同事,立刻应道,“嘉宾都是经过报名海选的,选了半个月,海选的事情我负责。 ”蓝傲琛看了姜宝的的照片,生活照。 除了下巴的弧度有一丝相像,其它地方,长

青蓝 娇妻要抱抱:权少的甜心宝

“我。 ”夏晴天前面的一个同事,立刻应道,“嘉宾都是经过报名海选的,选了半个月,海选的事情我负责。 ”蓝傲琛看了姜宝的的照片,生活照。 除了下巴的弧度有一丝相像,其它地方,长得跟叶西见完全不一样。

但是阿随坚持说,就是跟妈咪长得很像,所以他才觉得奇怪。 方才视角不对,他远远模糊地扫了眼戴着面具的女嘉宾的后脑勺,实在看不清楚。

但奇怪的是,确实,他也觉得,这个姜宝的后脑勺,有点儿像叶西见的后脑勺。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大费周折,一定要见这个姜宝。

而且,姜宝的名字里,带了一个,“宝”。 他以前,有时会叫叶西见,蜜宝。

他觉得,这也许,不是巧合。 “她人呢?”蓝傲琛抬眸,扫了眼夏晴天跟前的同事,面无表情,开口问道。

“姜宝她食物中毒,但是……”同事想了下,如实回答。 正要解释,这一期的姜宝是顶替的人,蓝傲琛忽然朝他们微微勾了下嘴角,轻声道,“这么巧?”同事也不知蓝傲琛是什么意思,这一期的顶替的人,是夏晴天安排的,嘉宾问题方面都是他们两人处理的,这件事他们两人最清楚,忍不住回头,朝夏晴天看了眼。

蓝傲琛的目光,落在了夏晴天身上。

蓝傲琛素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哪怕有什么情绪波动,除非是特别了解他的人,才会看出他的异样。 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夏晴天,似乎在等她和她的同事,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对,就是食物中毒。

”夏晴天表面上看上去,十分镇定,点头回道,“碰上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没有办法逼迫嘉宾继续录制下去,毕竟嘉宾的身体要紧。 ”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说完了,蓝傲琛还在看着她。

盯着她,至少有十几秒的时间。

夏晴天被他盯得,心里有些发毛,直打鼓。 却只能强迫自己,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和他对视了两眼。 蓝傲琛见夏晴天低下了头,随后,转移了目光,又望向夏晴天前面的同事,低声道,“等姜宝痊愈,带她去西傲集团,见我一面。 ”说完,便起身,将身旁安安静静的阿随单手抱了起来。 似乎是要走了。 “爸比……”阿随有些不情愿了,一张小脸上写满了困惑,勾着蓝傲琛的脖子,用可爱的小奶音轻声问,“可是那个小姐姐,为什么忽然肚子不舒服?”“这个事情,要问医生,爸比不是医生。 ”蓝傲琛面不改色地回道。 “哎!”阿随微微嘟起了嘴巴,“肯定是因为,阿随撞疼她了,她不想看见我,不想陪我玩儿。 ”蓝傲琛忍不住微微皱眉。

他尤其听不得他的宝贝儿子,用受了委屈的语气,和他说什么。 回头,又扫了眼夏晴天。

夏晴天完全不敢跟蓝傲琛对视,垂着眸,假装没有看见。 几秒之后,导演便恭送着这对父子,走出了休息室。 “麻烦到时候你们通知一下。

”蓝傲琛身后的怀涵,又礼貌地替蓝傲琛补充了句,朝导演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随时和我联系。

”直到怀涵也走出了休息室,夏晴天前面的同事,才不解地轻声问,“晴天,不对啊,今天来的不是姜宝,是你朋友啊……”夏晴天立刻朝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晚上请你吃饭。

”门外,蓝傲琛微微眯了下双眸。

他分明听见了,“晴天”这两个字。

晴天,夏晴天。

蓝亦城忘不掉的那个女人。

“今天不开心?”他斟酌了几秒,低头,问怀里的阿随。

“他们全都跟着阿随,阿随上厕所也跟着,男人上厕所都要人陪,很丢人的!”阿随有些无奈地,摇着头,叹了口气。 煞有介事的样子,让蓝傲琛忍不住微微勾了下嘴角。

这小坏蛋,跟叶西见脾气,倒是有几分相似。

分明是不肯去上钢琴课想溜,说得倒是冠冕堂皇。 但是,这小坏蛋倒是阴差阳错做对了事情,所以今天他逃课的惩罚,便免了。 “那今天晚上,让九叔过来陪你玩儿,要么?”他将怀里的阿随换了个角度,双手轻轻拍了下他的小屁股,问道。 “九叔???”阿随一双漂亮的眼睛,又亮了下。

阿随,跟叶西见一样,连喜欢的人都一样。 阿随最喜欢的叔叔,便是蓝亦城。 叶西见以前最喜欢的哥哥,也是蓝亦城。 “不过,阿随得自己跟九叔打电话,爸比邀请他来,他不一定愿意。 ”蓝傲琛继续诱惑阿随。 “OK!”阿随很爽快地点头回道。

他就喜欢跟九叔叔一起玩!一见他便开心!蓝傲琛看着自己儿子,喜不自胜的样子,半晌,又轻声道,“也算是,给他一个惊喜。

”似乎是对阿随说的,又似乎是,自言自语。

有些事情,在该来的时候,在时机成熟的时候,自然,会来到你的身边。 ……叶西见打车到花滑的比赛场地,正好看见,轮到自己的女儿上场比赛。 这儿的场地是比较平缓的那种,因为是初赛,比较简单,不比技术,只比速度。

五人一组。 素素将其它四个小孩儿,远远甩在了身后。 弯道滑行的时候,做出了一个非常帅气的动作,一旁的家长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阵惊呼赞叹。 叶西见听他们花样赞扬着自己的女儿,忍不住笑。 素素自小就非常有主见,两岁不到,就会告诉她,她不喜欢什么,喜欢什么。 两岁半的时候,金承晔有一次带着素素一块儿去滑雪场谈生意,素素回来之后就对她说,要学滑冰。 叶西见同意了。 她以为,只是因为小孩子都喜欢冰喜欢雪,素素才要玩儿这个,一阵子之后就会玩儿腻。

谁知道,她一直坚持到现在,而且做得非常优秀。 素素不像她,长得也不像,性格也不太像。

她像那个男人,像极了,简直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并且乖巧懂事听话,该独立自主的时候很酷,该粘着她的时候,甜得要命。 叶西见一直觉得,素素是老天爷这辈子给她的,最好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