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丁鹏:反思现代化问题与重建民族性诗歌,资讯

本站2019-06-1153人围观
简介 反思现代化问题与重建民族性诗歌——读李少君著《神降临的小站》丁鹏反思现代化问题2008年第5期的《南方文坛》刊登了宋子刚的评论文章《李少君:语出自然若有神》,作者敏锐地发现了李少君诗歌“语出自

丁鹏:反思现代化问题与重建民族性诗歌,资讯

反思现代化问题与重建民族性诗歌——读李少君著《神降临的小站》丁鹏反思现代化问题2008年第5期的《南方文坛》刊登了宋子刚的评论文章《李少君:语出自然若有神》,作者敏锐地发现了李少君诗歌“语出自然”的特点。 但该文更多是以“追忆”、“遭遇”、“判断”三个关键词,对李少君部分诗歌的结构进行模式化的解读,未能进一步触及文本自我呈现的更为宏大的历史背景和更为深刻的思想主题。

不过,这篇文章却建构了其后批评家论述李少君诗歌时的基本框架。 随着诗集《诗歌读本.三十二首诗》、《草根集》、《自然集》的出版,李少君诗歌“自然”的美学原则和特质受到不断深入讨论和阐述,诗人因而被誉为“自然诗人”。

然而,诗集《神降临的小站》的出版,尤其《时代关键词》《虚无时代》等众多新诗所表现的变异与新质,如直面现实的责任意识,透视时代的批判精神,反讽和夸张的风格特征等等,突破了批评家面对李少君诗歌文本时原有的批评框架。 那么,这本诗集是否暗示了李少君写作的某种转向?通读李少君以往和当下的全部文本,我们仍然能够发现某种一以贯之的,以前被“自然”的品格所遮蔽后来愈发显扬的诗歌创作主题——对现代化的深刻反思。

在李少君的诗里,自然是相对现代化大都市而言的。 众所周知,肯德基是美国跨国连锁餐厅,世界第二大速食连锁企业,象征资本的神话。 而资本又是都市的核心。 《那些无处不在的肯德基餐厅》一诗,诗人带领我们进入“阴雨绵绵之夜”的肯德基,指给我们由“那么多的潦倒者”和机器般的服务员所构筑的“城市日常景观”;指给我们“大都市的匮乏”——“两个才十四岁的小情侣能去的地方/就只有离家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的肯德基餐厅了”。 李少君对现代化问题的反思聚焦于对现代人精神层面的关照。

手机是高科技产物,尤其智能机的问世,给人们生活习惯、社交方式、思维模式、精神面貌带来了全方位深刻地变革。 最严重的后果莫过于隐藏在智能背后的高耗能,手机由资本驱动并充当资本的爪牙,借助手机,资本广泛而紧密地绑定了它在全世界的消费者,使人性屈从于资本的逻辑。 《在纽约》一诗中,诗人写道:“他们中的一些,掏出一个四方形的小盒子/按个不停,闪光灯的光柱/撞到了玻璃幕墙上,然后反弹回来/直接命中他们的穴位/让他们眼花缭乱,晕头转向”。

在《并不是所有的海……》、《上海短期生活》等诗作里,诗人继续解剖现代化问题和现代人的精神危机。 诗人痛斥道:“地球已千疮百孔,还需要我们踩个稀巴烂吗?”(《新隐士》)亦哀叹于:“如果没有微信,这个大城市将何其寂寞/新人类都将无所事事,被忽视被遗忘”。

(《三里屯》)作为现代化都市的参照,诗人标举“自然”:“在山中,万物都会散发自己的气息/万草万木,万泉万水/它们的气息会进入我的肺中/替我清新在都市里蓄积的污浊之气”。

(《山中一夜》)诗人所推崇的“自然”,是诗意化的自然,所召唤的“神”,是拥有自然精神的诗神。

这在诗人发表于《绿叶》2009年第9期的文章《自然是庙堂,诗歌是宗教》里可以找到根据:“对于我来说:自然是庙堂,大地是道场,山水是导师,而诗歌就是我的宗教。

”重建民族性诗歌1992年第4期《天涯》杂志发表了李少君三篇文章,《中国的月》、《中国的秋》、《中国的爱情》,分别从空间、时间与人三个维度探讨了中国民族性问题。 24年后,我们惊喜地看到李少君所创作的“中国的诗”。

其中《并不是所有的海……》、《平原的秋天》、《良人》更以诗歌文本的形式令人惊喜地呈现了“中国的月”、“中国的秋”和“中国的爱情”。 这种一以贯之的对重建民族性,尤其是重建民族性诗歌的追求与探索,表征了李少君诗歌理论与文本的自足与完整。 民族性诗歌基于民族文化认同。 作为现代文化“故乡”的古典文化就成了李少君重建民族性诗歌的重要参照与资源。

在2010年第10期《中国诗歌》杂志刊登的《以中国为体,中西学为用——诗人李少君访谈录》中,李少君表示自己主要受中国古典诗歌的影响。 这种影响在本诗集中近乎随处可见,如采用古诗句式的,“在尚湖边喝茶,看白鸟悠悠下”(《上海短期生活》)、“推窗纳鸟鸣,浇花闻芳香”(隐居)等。 有些具有古诗的兴象,有些是对古诗的戏仿,使我们看到古诗在当代诗中的某种回响与变奏。

当然,诗人重建民族性诗歌所参照的古典资源远不止于古诗,体现在本诗集中,还包括以儒(如“诗教”传统)、释(如禅诗)、道(如隐逸思想)为代表的古典哲学等极为丰富的古典文化。

我们必须看到,相对于“现代”而言,古典也是反思现代化的重要参照;从重建民族性诗歌的角度而言,“自然,可以说是中国古典诗歌里的最高价值”(见于《山花》杂志2009年第12期的《诗歌、美、时代与境界——李少君访谈录》)。 李少君通过自然与古典,即空间与时间两个向度来解决反思现代化与重建民族性的重大问题,以此建构自己诗歌王国的法则与守卫。

“我,一个遥远的海岛上的东方人/因对世事的绝望和争斗的厌倦/转向山水、月亮和故乡的怀抱”。

(《虚无时代》)作者简介:丁鹏,男,一九九一年生。

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 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诗刊》实习编辑。 在“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文学征文、中华校园诗歌节征文、全国大学生樱花诗歌赛、邯郸大学生诗歌节等比赛获奖。 在《诗刊》《作品》《诗选刊》《山东文学》《诗林》《中国诗歌》《延安文学》《青春》《青年文学家》《语文教学与研究》等多种刊物发表。 入选《21世纪诗歌精选》《中国高校文学作品排行榜》《盛开90后新概念》等多本选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