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223章 会长,承老板

本站2019-05-157人围观
简介 孤飞燕对玄空商会的了解有限,而君九辰则非常了解,毕竟,他手上有一张玄商阁发布的黑卡。 他是玄商阁的贵客,某种意义上说,也就是玄空商会的贵客了。 孤飞燕一番询问才知道,玄空商

  孤飞燕对玄空商会的了解有限,而君九辰则非常了解,毕竟,他手上有一张玄商阁发布的黑卡。 他是玄商阁的贵客,某种意义上说,也就是玄空商会的贵客了。

  孤飞燕一番询问才知道,玄空商会涉足的行业,势力范围比她想象中还要广。

玄空商会是由会长和会长夫人联手创办,起源于酿酒业,如今涉足的行业有药材、粮食、矿业、兵械、酒楼、钱庄、镖局等十多个行业,每一个行业都成绩斐然,甚至在不少行业都已高居垄断地位。

  然而,就在这样的一个强大的财团,建会竟不到二十年。

  玄空商会的会长,身份非常神秘,至今都无人知晓他真正的名字,商会里的人都唤他“大当家”,而外人则都唤他“承老板”。

传言,即便是他最亲信之人,都不知道他的来头。 至于会长夫人,身份非常明朗,来头不小。 会长夫人名唤上官珵儿,正是南部三大势力之一上官堡的嫡女。

  孤飞燕认真听着,梅公公忍不住出声,“殿下,这玄空商会背后怕是不止上官堡一家吧?老奴听皇上说,这盘买卖韩家堡也搀了一脚,苏夫人和承老板的关系匪浅。 甚至……甚至还有传言,说苏夫人和承老板关系暧昧呢!”  对此,君九辰虽有猜忌,但是,没有查明的情况,他向来不会轻易表态。   梅公公却呵呵笑了起来,“日后殿下和韩三小姐成婚了,那……就都是一家人了!”  君九辰表情冷漠,见孤飞燕朝自己看过来,他仍无动于衷,冷冷“嗯”了一声。   孤飞燕很快就收回视线,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头却暗暗感慨,这韩虞儿的后台还真是硬呀!怪不得夏小满那么眼高的人会把韩虞儿看得那么重。 她想,她得再找机会跟唐静姐姐说一说这情况,让唐静姐姐别踩了玄空商会的雷。   孤飞燕一点儿不喜欢讨论韩家堡,她岔开了话题,认真问,“殿下,玄空商会的理事是由承老板掌管,还是老板娘?理事的权限有多大?”  比起关心玄空商会的历史,孤飞燕更加关心玄空商会的高层的人氏状况。 比如,商会中有哪些管事者,这些管事者的来头和彼此的关系如何。

毕竟,他们此行不是真正来做买卖的,而是来告状的。

  告状这挡事,说简单很简单,说难特别难。 若是找对了人,那也就一两句话的功夫,但是,若是找错了人,那真是怎么被玩死的都不知道了!  虽然他们要找的是承大老板本人,但是,也得提防着其他人呀!  君九辰解释了,孤飞燕才知道玄空商会涉足的每一个行业都有一位理事掌管,理事之上还有一位大掌柜统管,而大掌柜之上才是承老板和老板娘。 近两年来,商会里的事情大多是老板娘管着的,若不是非常大宗的买卖,或者是长久的合作,承老板是不会露面的。   孤飞燕眼底闪过丝丝复杂,认真思索起来。   梅公公笑道,“待东疆来了消息,老奴就上门去送拜访帖,殿下亲自登门拜访,承大老板还能不给面子?”  君九辰还未出声,孤飞燕就拦下了,“万万不可!”  虽然她跟天武皇帝说要以御药房大药师的身份来买三七,但是,到底怎么卖,那可是非常关键的。   明着买是买,暗地里买也是买;单独买是买,合着买也是买;买后再暴露身份是买,先暴露身份后再买也是买!就是这身份该怎么暴露,也需慎重考虑!  要知道,他们要面对的可是承老板呀!无论承老板是什么来头,什么性子,他能在短短的十多年里将玄空商会做到今日这种高度,至少,他不是个好混弄的人。

  若是让承老板知晓他们先纵容了南宫大人买那批三七,再来告状,那必会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孤飞燕表情认真,低声,“殿下,做戏做全套!东疆那边还未来信,咱们还有时日,此事必须从长计议!”  君九辰认可孤飞燕的谨慎,他点了点头,道,“承老板是嗜酒之人,想见他,未必得先报身份。 ”  “嗜酒?”  孤飞燕颇为意外,她琢磨了一番,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就渐渐地浮出狡黠的笑意,“殿下,下官有一妙计!”  孤飞燕连忙低声将自己的计谋说出来,君九辰听得连连点头。

梅公公更是点头如捣蒜,他看了看孤飞燕那狡黠的模样,心下偷偷感慨起来,这丫头年纪小小,怎么就这么聪明呢?皇上让靖王殿下作陪,果然英明呀!若非靖王殿下,天炎朝中怕是寻不出第二人来能降得住这个丫头了吧?  商议好计策之后,孤飞燕他们便在客栈中住下,等待东疆的消息。   皇上下令祁彧停战之后,东疆的局势相对稳定,万晋国迟迟没有主动出兵开战,而是和天炎打起了口水仗。

  万晋皇帝不断拿死伤的士兵和受战祸牵连的老百姓卖惨,甚至还写了亲笔信函,恳求神农谷老执事为万晋主持公道!天武皇帝则表示坚持不相信百里明川被贬,指责万晋藏匿百里明川,欺瞒神农谷。

  没有战事,金疮药的供应就不必那么快了!  几日后,孤飞燕才受到东疆军医的消息,玄空商会的三七全部送到。 孤飞燕耐着性子,继续等。 又等了几日,确定那批三七全部制成了金疮药,温子杰再怎么着都讨不回去了,她才决定开始行动。

  这一日清晨,她女扮男装了一番,才出门。

同唐静一样,她虽着男装,却一点儿都不像男人,反倒更显女子英气,身姿飒爽。   君九辰见了她,虽一眼就认出来,却还是看得有些发愣。

孤飞燕原地转了两圈,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   “殿下,如何?”  君九辰早已缓过神来,他正要开口,见梅公公走过来,便作罢了。 梅公公倒是把孤飞燕夸了一番,孤飞燕又转了几圈,自娱自乐。   他们出古乐城,一路往南过了南垂边关,一个时辰的路程便抵达玄空大陆南端最繁华的城池,落霞城。

  玄空商会总部就在这落霞城中……  给读者的话:最近错别字有点多,我忏悔,我会多检查几遍的。 燕儿目前的自称是“下官”,前两更有处写错成“奴婢”了;让我们一起期待“臣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