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北有粤港澳大湾区,南有新加坡,海南自贸港该如何突围?

本站2019-07-1079人围观
简介 3 基础已有,差距在哪? 一般认为,迪拜、新加坡等成功的自由港普遍具有四方面吸引力,即资源多、商机多、成本低、管得少。 这四方面当然是非常重要、不可或缺的,但总体上讲,“四方

北有粤港澳大湾区,南有新加坡,海南自贸港该如何突围?

  3  基础已有,差距在哪?  一般认为,迪拜、新加坡等成功的自由港普遍具有四方面吸引力,即资源多、商机多、成本低、管得少。   这四方面当然是非常重要、不可或缺的,但总体上讲,“四方面”是适用于一切经济特区、甚至适用于一切有志于发展地区的成功经验、要素,而并非“自由港”或“自贸港”所特有的“发展要素”和“充要条件”。

  在笔者看来,所谓“自贸港”,顾名思义应具备三大要素,即自由、贸易和港。

  何谓“自由”?  不仅应包括关外商品免税、海关手续便利等所有自由港、自贸区普遍具备的元素和特点,也应包括一些适应中国和海南当地特点、需要的“自由”,如人才机制,企业产业政策,金融政策等,不但要让往来的人、货有“来来往往”的自由,更要通过政策、财政措施等的倾斜、引导,让本地和外来的人才、企业、资金,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有充分“施展拳脚”的“自由”。   何谓“贸易”?  即自由港的一切政策、产业、基础设施的设计和配套,都应以“利商业”、“便贸易”为出发点,实现贸易、商业和流通利益的最大化,凡不便、不利于上述目标的掣肘,都应适时进行有针对性、有效的改革。   何谓“港”?  即必须选择和建设适合的港址。 海南自贸区可以覆盖整个海南岛,但“海南自贸港”却不能同样把整个海南岛甚至海南省都包括在内,而必须选择并“锁定”一个特定的港口。 历史上成功的自由港,其港口选择都十分讲究,共同特点是港口条件优异(自由港毕竟首先必须是一个良港),所在城市基础设施便利(总是“肠梗阻”的港口恐难“自贸”),海陆交通辐射力强、范围广阔(“两头在外”和转口贸易都不可或缺),远离其它冲突性功能。

  不难看出,不论迪拜或新加坡,在上述三大要素方面都“配套齐全”:  迪拜港利用本国财政富庶、传统商路和文化辐射力强等优势和优异的港口条件,在几十年时间内让自己成为中东、非洲等广大地区最重要的物流、商贸中转地,不但“实体港口”财源滚滚,甚至“虚拟港口”也发展壮大,许多企业和中间商“定位”在迪拜,通过迪拜寻找上、下家,货物并不经停迪拜码头、进出迪拜保税仓库,但迪拜自由港却照样能从中获益;  新加坡港则充分利用区位优势(两洋要冲,马六甲门户)和长期形成的洲际贸易、运输枢纽地位,让自由、贸易和港口三要素有机配合,在地缘政治格局多次巨变、全球产业结构屡屡调整的几十年里,始终做到与时俱进,平稳发展。

  从目前情况看,海南省暨海南经济特区经过多年发展,在上述三大要素方面都具备一定基础,但距离一个合格乃至成功的自贸港,尚有很大差距:  “自由”方面,较全国大多数地区强得多,但在现有特区中领先优势并不明显,距离自由港的“国际先进标准”差距更大;  “贸易”方面,具备一些基础和优势,但缺乏纵深和弹性,在南海周边众多竞争城市、港口中也并没有绝对优势和“一招鲜”的特色;  “港”方面,至今尚未“定点”,且周边国内外港口(包括自由港与非自由港)强手环伺。   三者相较,似以“自由”方面潜力最大,而以“港”方面为当务之急。

  之所以说“自由”方面潜力最大,是因为在这个要素上政策可塑性最强,也最具弹性和可操作性。 但是,很多政策需要协调、配套和“试错”,需要和整个海南自贸区的发展方向、战略和政策相兼容,更需要纳入“全国一盘棋”统筹,这将是一个长期、系统的工程,需要慎重推进,哪个方面都不能操之过急。   之所以说“港”为当务之急,是因为港口是“硬投入”,也是一切发展和配套的前提和基础,必须早日“锁定”,否则一切都是“空对空”。

而且,港口的选址必须准确、精到,否则会增大建设发展成本,多走许多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