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22章 三个男人一台戏

本站2019-05-15153人围观
简介 闵姜西今天三节课,算上来回路上耽搁的时间,全天满满当当,下班回家顾不得吃东西,只想先洗个澡放松放松。 刚刚把头发包上,正在擦身体,家里门铃突然响起,闵姜西赶忙穿上睡衣往外走,“谁

  闵姜西今天三节课,算上来回路上耽搁的时间,全天满满当当,下班回家顾不得吃东西,只想先洗个澡放松放松。   刚刚把头发包上,正在擦身体,家里门铃突然响起,闵姜西赶忙穿上睡衣往外走,“谁啊?”  门外没人应,她来到门口顺着猫眼一看,微愣后把门打开,诧异道:“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门口站着跟闵姜西身高相近的秦嘉定,穿着件白色T恤,牛仔裤白球鞋,帅气的面孔上写满了‘微服私访’。

  闵姜西侧过身,“进来吧。 ”  秦嘉定假模假式的问:“方不方便?”  闵姜西给他拿了双拖鞋,半笑不笑,故意逗他:“放心,屋里没有跟你年纪差不多的适龄女孩儿。 ”  秦嘉定换鞋往里走,打量只有四十平左右的一室一厅,暗道还没有他宠物的房间大。

  闵姜西跟在身后问:“你自己来的?你家里人知道吗?”  秦嘉定坐在沙发上,随口道:“在楼下。 ”  闵姜西想当然的以为是司机在楼下,把果盘往他面前推了推,说:“你爸知道你来这儿吗?”  不怪她多心,高门大户家里规矩多,秦佔未必喜欢她跟秦嘉定私下里走的太近。   秦嘉定道:“他在楼下。

”说罢,不待闵姜西反应,自顾自补了一句:“你是不是对他有什么想法?”  闵姜西冤枉,哭笑不得的说:“行,我以后再也不问他了,我现在只有一个疑问,你有何贵干?”  秦嘉定面色淡淡的回道:“请你吃饭。 ”  闵姜西下意识的想问,是你请还是你爸请,话到嘴边怕臭小子想太多,临时改成:“不用麻烦了,因为白天的事吧?别客气,举手之劳。 ”  秦嘉定道:“别跟我说,你自己跟他说。

”  闵姜西打算换身衣服跟秦嘉定下楼,若是秦佔在楼下,她再怎么谱大也不可能不露面,刚要往卧室走,家里门铃又响了,她临时折到门边,顺着猫眼一看,门前没有人,狐疑着打开门,闵姜西正要探头看。   忽然一只手伸出来扣住房门,闵姜西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回拉,奈何对方力气太大,她差点儿被带出去。

  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周洋。

  闵姜西心一慌,当即想到白天在街上的事,所谓来者不善,也就是眼下这种情况了吧。   她故作镇定,出声问:“这么晚,周先生有什么事吗?”  周洋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两人隔着一臂的距离,她清楚闻到他身上的酒气,对视片刻,他猛然发力,拽开门的同时,一脚踏进房内,伸手就去抓面前的闵姜西。

  闵姜西身上只穿睡衣,往后一退,被他扯着领口拽得大半个肩膀都露出来,她失声大叫:“陆遇迟!”  喊后才想起陆遇迟今晚不在家,给程双装男朋友去了。   她一边拉着自己的领口,一边企图推开身前的男人,混乱中有个人影冲上来,挥拳就去打周洋的脸,周洋没料到屋里还有人,生生的挨了一拳。   松开闵姜西,周洋顿了两秒回过神,马上冲着秦嘉定去了,秦嘉定丝毫不畏,两人正面厮打在一起。

秦嘉定没有周洋高,又毕竟是个半大孩子,哪有不吃亏的道理,闵姜西扑过去,从背后勾住周洋的脖子,死命的把人往后拽。

  一个女人一个孩子,再加一个酒疯后的成年男人,两人的对抗变成三人的撕扯,混乱中连手机铃声都没听到。   闵姜西被周洋甩在沙发上,小腿撞到茶几角,瞬间疼得她张开嘴,可却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泪水模糊了视线,恍惚间她看到奋力反抗却被周洋打了一拳的秦嘉定,好想爬起来去帮忙,但是无能为力,这股无助的恐惧感像是枷锁一样桎梏着她,有那么几秒,她出现了幻觉,场景,人物,声音,通通不同,唯一相同的,只剩下暴力,还有灭顶的恐惧。   不敢也不能让自己就这么趴着,闵姜西用意志唤醒理智,挣扎着从沙发上起身,还不待她完全撑起,一道身影迅速从眼前刮过,直奔周洋和秦嘉定。

来者个子很高,几乎一秒就隔开二人,秦嘉定被推开,男人一拳将周洋打得踉跄,不等对方站稳,上前扳着肩膀又是一个膝撞。   周洋弯下腰,酒都呕出来了,男人却还不解恨,拽着对方的头发,一把将人按跪在茶几旁,砰的一声响,是周洋的脸磕在桌面上,闵姜西也终于看清背影的主人,一脸肃杀的秦佔。

  秦佔下手素来无所顾忌,竟是抄起果盘里的水果刀,照着周洋的肋骨就要捅,闵姜西瞪大眼睛,尖声道:“不要!”  刀尖距离皮肉不足十厘米,秦佔眼皮一掀,冷眼盯着面色苍白的闵姜西。

  闵姜西的瞳孔都小了,动了动嘴唇,颤声说:“孩子……”  秦嘉定还在,他怎么能当着孩子的面儿下这样的狠手,不能。   不知秦佔是后知后觉,还是想通了,他的刀终归没有落下去。 闵姜西心跳如鼓,这口气儿还没等落下,忽然又听得‘砰’地一声,花瓶在她面前崩碎,周洋枕在茶几上,周边都是水跟碎玻璃,很快,刺目的鲜红顺着他头顶汩汩流下,闵姜西僵硬的目光看着秦嘉定,他站在一旁,神色无惧,手里还攥着一截玻璃瓶口。

  秦佔嫌脏,松开周洋,周洋从茶几瘫软到地面,一动不动,秦佔打了个电话,“上来一趟。 ”  挂断手机,他看了眼秦嘉定,声音平静的说:“东西扔了,去洗手。 ”  秦嘉定瞥了眼瘫倒在地的周洋,将手里的破花瓶口扔进垃圾桶,转身往厨房方向走。   闵姜西还坐在沙发上,撕扯中干发巾不知甩哪里去了,披散着未干的长发,目光有些发直,似是在出神。

  秦佔道:“给我个解释。 ”  闵姜西没出声,秦嘉定洗完手回来,出声道:“跟她没关系,那个男的突然上门来找茬。 ”  说话间保镖赶过来,不用秦佔吩咐,轻车熟路的打扫战场,前后不过半分钟,走时连桌上的血和地上的玻璃渣都收拾的干干净净。

  再次看向闵姜西,秦佔发话,“换衣服。 ”  闵姜西垂着视线回道:“抱歉,我今晚没心情吃饭。 ”  秦佔面无表情道:“去医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