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228章 大当家,承老板

本站2019-05-15194人围观
简介 孤飞燕登上马车,君九辰仍旧扮作侍卫和梅公公走在一块。 孤飞燕琢磨起来,要不要约个地方见面,万一在玄空商会不小心撞见了上官大掌柜就不妙了。 然而,上官夫人并没有带他们去玄空商

  孤飞燕登上马车,君九辰仍旧扮作侍卫和梅公公走在一块。

  孤飞燕琢磨起来,要不要约个地方见面,万一在玄空商会不小心撞见了上官大掌柜就不妙了。

然而,上官夫人并没有带他们去玄空商会总部,而是带他们来到一处藏在深巷中,闹中取静的院落。   上官夫人虽然绷着脸,路上也没刁难,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   进了别院,上官夫人还是不出声,亲自带他们往里头走。

孤飞燕脚步淡定,心里头却难免有些紧张。 她想象不出那个铁腕似军人,精明为商贾,四十多岁的传奇大老板会是什么样子的。   她想,这个年级的上位者应该跟天武皇帝,祁大将军这类严肃的老大叔差不多吧,再加上常年嗜酒,搞不好会是个大腹便便的男人!  往花园里走,孤飞燕很快就闻到了清淡的酒味飘过来。 这气味恰到好处,多一份太多,少一分不足。

即便是不喜欢酒的人,闻了这勾人的香味,都会忍不住想尝一尝。   孤飞燕一下子就判断出来,这是上官夫人带走的药酒,正煮着。 药酒宜煮,火候最为关键,就这味道闻起来,煮酒之人对火候的掌控堪称完美。   孤飞燕继续往前走,很快就看到花园中有一处四面卷帘的屋子,屋内以蔺草为席,一个玄衣男人就屋子席地而坐,煮酒。

  远远看去,只见他一手拿着竹勺轻轻搅着壶中的热酒,一手随意搭在支起的腿上,安安静静的,给人一种闲适而不失稳重之感。

他的身材应该是极好的,颀长精瘦,再加上一身玄色劲装,哪怕是席地而坐,都令人觉得高大傲岸。

  距离不是太近,男人又侧面对着他们,孤飞燕没看清楚他的脸。

但就身形和坐姿判断,她觉得他的年纪应该不会超过三十。 她纳闷了,此人能如此闲适地坐在这儿煮酒,绝对不是仆人,也不像是客人。

难不成是玄空商会的少主?可是,承老板就只有一个儿子,今年也才十五六岁,常住上官堡,嫌少来落霞城。   这人是谁?  承老板又在何处?  孤飞燕一边往前走,一边在心里头嘀咕,今夜是一场硬仗,孤飞燕可不希望半途杀出什么人来坏她的好事!越走越近,越看越清楚,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判断错了。

这个男人应该不是二十多岁,而是三十多岁。

  这时候,上官夫人开了口,“大当家的,人带到了!”  大当家?  难不成他就是承老板本人?  孤飞燕震惊了,这时候,男人缓缓抬头看了过来。 而看到他的脸,孤飞燕顿是倒抽了口凉气!  这男人竟是个独眼,他戴着眼罩,遮挡了一只眼睛。

但是,这一点儿都不影响他的俊朗!他的五官如雕刻一般完美,眸光深沉俊冷,哪怕是这么随意的一个抬眼的动作,都给人一种成熟沉稳,高傲霸气之感,令人不自觉心生敬畏。

  孤飞燕知道自己又一次判断错了,这个男人不是三十多岁,而是四十多岁。 只是,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和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全都沉淀在他眼神里,气度里。   这样的男人,确实不年轻,但是,却一点儿也不老气。

他身上沉稳霸气的男人味,是大多年轻男人所难以拥有的,这对于任何年纪的女人,都极具诱惑!  孤飞燕看着看着,竟心生错觉,觉得这个男人那只遮挡起来的眼睛并没有瞎掉。

她突然种冲动,想掀起他那只眼罩来,看一看他完整的脸是怎样的,看一看他藏在这只眼睛里有怎样的过往,怎样的秘密。   这样的承老板,同她想象中的,简直天差地别!  别说孤飞燕了,就是君九辰也露出了意外的眼神。 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一贯的淡定。

  孤飞燕看着承老板,承老板也看着她。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冷肃的视线最后落在她脸上。

他看了许久,才冷冷问道,“你是哪家的丫头,本会长是不是见过你?”  见过?  孤飞燕纳闷了。

原主是铁定没见过的承老板的,至于她自己也不可能吧?即便是她八岁之前见过他,那女大十八变,她现在跟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承老板也不会觉得面熟呀!  孤飞燕没有多想,答道,“从未见过。 小女子花月山庄掌柜,顾小燕,拜见承老板。

”  “花月山庄?”  承老板这才朝孤飞燕身后的君九辰和梅公公看去,他的视线在君九辰身上停住了。

君九辰知道承老板注意到他了,但是,他仍旧淡定,内敛了所有的气势,岿然不动,稳若泰山。

  也不知道承老板是否有发现什么,他收回视线。

他倒了一杯酒放在桌上,示意孤飞燕过去坐。

  孤飞燕脱了鞋,在桌边盘腿坐下。 很快,上官夫人也进来了,她明明不是个柔弱的女子,可往承老板身旁一坐,却给人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当然,她的眼神仍透着狠劲儿。

  面对这样的夫妻,孤飞燕终于感觉到了压力。

就在这个时候,君九辰脱了鞋不请自入。 他走到孤飞燕左后侧,跪坐了下来,脑袋微低,眉目静默,像个忠诚的侍卫,更像个安静的守护者。

  孤飞燕回头看去,顿时有种有恃无恐的感觉,悬着的心落下了。 这时候,傻愣着的梅公公也连忙也进去,跪坐在孤飞燕的右后侧。   孤飞燕很快就回头,表情淡定,她双手举起酒杯来敬承老板,而后一口喝光,又自己舀了两杯,敬了两次,都一口喝光。   “承老板,晚辈乱用您的名头,这三杯是晚辈自罚。

”  她说着,又敬了上官夫人三杯,都是一口喝光,“上官夫人,晚辈骗了您,这三杯,亦是自罚。

”  这药酒的酒劲可不小,一口气喝了六杯,那诚意算是够的了。

然而,承老板并不买账,他冷冷道,“先说说,你为何来。

”  孤飞燕才不管他买账不买账,就等他这句话了。 她笑道,“为酒而来,这么好的酒,若是被糟蹋!那就太可惜了!”  承老板眸光高冷,看着她,并不说话。

  孤飞燕连忙拿来带过来的几瓶酒,取其中一瓶倒了一杯递上,“承老板,您先尝尝。 ”  然而,承老板却道,“把这酒的方子和工序要领说出来。 青楼之事,本会长就不跟你计较。 至于买卖,本会长没兴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