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236章 殿下,我们不可以

本站2019-05-1530人围观
简介 君九辰体内的寒气是散了,酒劲也上来了,都已经醉意酩酊得快睡着了。 他抓住小药鼎不放,是最后的坚持。 哪怕睡着了,他也不想放开这个温暖源。 上一次,他也触碰过类似的温度,孤

  君九辰体内的寒气是散了,酒劲也上来了,都已经醉意酩酊得快睡着了。 他抓住小药鼎不放,是最后的坚持。 哪怕睡着了,他也不想放开这个温暖源。

上一次,他也触碰过类似的温度,孤飞燕说那是她的身体,他一直都是怀疑的。

他一定要弄清楚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可是,被孤飞燕这么一折腾,此时此刻,他似乎又将孤飞燕误当做了温暖源。 他死死地压着孤飞燕的脖颈,逼着她整个小脸都帖在他手背上了。   孤飞燕吓坏了,“殿下……放……放开!”  “殿下,你放……放开!”  孤飞燕连说话都困难,使劲地挣扎,可是,她越是挣扎,君九辰就按得越紧,仿佛害怕再松手就会抓不住了。   孤飞燕没力气顶开他的手,只能往左右挣扎,她大半的身子都扑在他身上,脑袋使劲地往前挪。 谁知道,她刚刚挣脱开了一点点,君九辰却突然长腿跨到她身上,一个翻身将她整个人都带上床榻,压在身下。   孤飞燕仰躺着,呈大字四脚朝天,她整个身体都被君九辰高大的身躯压住,就只有四肢可以动弹。   她一时间都傻眼了,瞪大了眼睛望天,脑海里就只浮出了两个字,“完了”!  果然完了!  君九辰这么压着她,似乎完全放心了。

他一脸醉意熏染,埋头在她颈窝里,睡了过去。   “殿下……您别睡呀!”  孤飞燕欲哭无泪,她弹动了下四肢,很快就放弃了。

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背朝天的乌龟,四肢再怎么动弹都是徒劳。   绝望归绝望,孤飞燕还是很快就冷静下来,她很清楚自己必须尽快想办法脱身,否则,后果真的收拾不了的。

梅公公去了那么久,也应该快回来了!若是让梅公公撞见这一幕,她怎么解释呀?  使劲是徒劳,只能巧取!  孤飞燕逼着自己冷静,沉下心来想办法。

她原本还慌着,没有多想。 可是当她沉下心来,她就意识到了自己和靖王殿下此时此刻靠得有多么,多么近了。

  靖王殿下的身体可以说完全贴着她,两人之间就隔着单薄的衣裳,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他身体的线条,而他炙热的气息全洒在她脖颈里,却像是洒在她心里,在她心里挠着什么。   挠什么呀?!  这个男人,是她最崇敬最爱戴的男人。   怎么可以……这么近!怎么可以……挠她的心?  她的心跳不自觉地加速了,她不自觉喃喃出声,“靖、靖王殿下,您别睡,我求您了……”  她又慌又急,觉得自己心似乎要沦陷了要臣服了,可是,这到底在一场怎样的沦陷和臣服,她又说不清楚。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也不喜欢对他有这种感觉,可是又摆脱不了。   为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君九辰突然抬起头来。

只是,他的眼睛都是眯着眼的,醉得不省人事。 他只是换了姿势,仍旧埋头而下,面朝另一侧。

  脖颈里的炙热的气息散去,孤飞燕一下子就清醒了很多。   她越发地肯定自己的感觉,她喃喃道,“不……靖王殿下,我能喜欢你……不对不对,我不喜欢你!”  不喜欢他!不是那种喜欢!  她喃喃着,此时此刻,不自觉地想起了一个人来,一个第一次见面就这么欺负过她的人来;一个她至今都不知道身份,不知道姓名的人来;一个明明坏得要死却似乎从未真正伤害过她什么,反倒帮了她不少。   臭冰块!  她想到的就是他。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他。 她越想他,就越想挣脱开靖王殿下,越想远离。   “靖王殿下,我们……不能这样!”  孤飞燕喃喃着,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她惊了,心跳猛地剧烈跳动,“砰!砰!砰!”  谁来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停在了门口。

  孤飞燕紧张地等着敲门声,可是,门外的人并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门进来。

  是梅公公!  进这个房间,不敲门的,只会是梅公公了!  脚步声又起。   刹那间,孤飞燕只觉得全世界安静地就剩下那脚步声和自己即将失控的心跳声了。

  她甚至清晰地听到脚步声跨过门口,走入屋内,一步一步走进来。 而她的心跳,一下一下,一下比一下更快。

  她死死地盯着屏风看,当进来的人从屏风后走出来,她急促的心跳几乎停掉了,她闭了眼,脑海一片空白。

  完了!  真的完了!  脚步声戛然而止,突然,“嘭!”地一声,一大包药材落下,洒了一地。

  是的,进来的不是别人,就是寻药回来的梅公公。   他看着床榻上一上一下的一幕,目瞪口呆。

  世界就彻底地安静了,许久许久,都是一直是安静的,只有几个药丸,在地上无声无息地滚动,滚远。   孤飞燕双眸紧闭,一等再等,迟迟没等到梅公公的反应。

她也不敢睁眼,脑海里一片空白,真真思考不了,只能装睡,耗着。   梅公公怔怔的,好一会儿终于缓过神来了!  他顿是的大呼,“孤药师!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箭步冲上来,可到了床榻前,却又手足无措。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这太让人意外了!  他离开的这一个多时辰,孤药师不是说会好好照顾靖王殿下的吗?怎么……怎么睡到床榻上去了?  靖王殿下……没事吧?  思及此,满公公暂时顾不上那么多,连忙摸君九辰的额头手臂,确定这主子的身体不再冰冷,他才松了一口气。   很快,他就开始推君九辰。

谁知道,他这一推,把君九辰从孤飞燕身上推开同时,也扰了君九辰。

  君九辰趁势将孤飞燕纳入怀中,紧紧地抱住!  与其说他的睡着了,还不如说他的昏迷了,他只有剩下一个执念,一定要抓紧救他的温暖源,一定要!  被抱紧的孤飞燕差一点点就睁开眼睛,幸好,她忍不住了。

她仍旧无法思考,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而梅公公看得更加震惊,“这,这……殿下,孤药师,你们到底怎么了?”  梅公公急急拉住君九辰的手,想掰开,可惜,怎么使劲都掰不动。

  他放弃了,转而推孤飞燕,“孤药师,你醒醒!你快醒醒!孤药师,你……你到底干了什么呀!”  干了什么?  不能说呀!  孤飞燕狠下心,不醒了!靖王殿下不醒,她绝对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