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莊子到底是什麼樣一個人?

本站2019-07-09175人围观
简介 個人資質魯鈍,不足以論斷任何人,更不用說要去論斷莊子,否則會是貽笑大方。 這是個人嘗試梳理《逍遙遊》時,發現莊子把自己定位在文章中。 那莊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 他把

莊子到底是什麼樣一個人?

  個人資質魯鈍,不足以論斷任何人,更不用說要去論斷莊子,否則會是貽笑大方。

  這是個人嘗試梳理《逍遙遊》時,發現莊子把自己定位在文章中。   那莊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  他把自己在《逍遙遊》中,定位為「至人」。   只是他不好意思說出來,等著別人來說,不過沒想到一等,就是二千多年。

  在莊子《逍遙遊》後段,莊子與惠子的對談,是在表達「至人無己」的意涵。

  而且,不同前段都以別人之口在論述,後段莊子當仁不讓,親自下場說話,證明自已具「至人」層級。

  什麼是「至人」呢?  在莊子《雜篇、天下》裡談到『不離於真,謂之至人』。

個人在其他篇幅已解釋,「至人」是指能貼近自然環境運作道理的人。   什麼是「至人無己」呢?  對於「至人」而言,不會用自我狹隘想法,不會以自身利害,去瞭解大自然道理或周遭環境,否則無法真正探求到真象,就是「至人無己」的意思。

  那怎麼具體去理解「至人無己」的意思呢?  莊子在《逍遙遊》後段,提到三個例子。

  第一個例子,說明一般人常以自我想法,去設想別人的想法,然後去做一些別人不需要的事,或去給別人不需要的東西。 這是「無己」其中的一種反面含意。   文中提到「宋人資章甫而適諸越,越人斷髮文身,無所用之。

堯治天下之民,平海內之政,往見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陽,窅然喪其天下焉。 」  以前常聽一個笑話,有人到非洲看到土人都沒穿鞋,天真想著要去非洲賣鞋。   莊子提的例子也是一樣,一個宋國人到越國去販賣帽子,結果當地人剃光頭,根本不需要帽子。

  同時,也以前面帝堯讓位許由為例,結果「許由」不需要天下,最後聽從建言給了虞舜,不僅失去天下,下場好像也不是很好。

帝堯讓位的事情,可以參考史記「四嶽咸薦虞舜」,以及《史通·疑古》引《汲冢瑣語》文:「昔堯德衰,為舜所囚也。 」。   第二個例子說明,如果從使用角度來看萬物,任何東西都會有用處,沒有不能用,只是不知道如何用而已。 甚而因人不同,思考角度不同,也會產生大小用的不同。 所以,應該由外而內,從多角度來思考,而不是局限自己想法。 莊子原文如下:  惠子謂莊子曰:「魏王貽我大瓠之種,我樹之成而實五石。

以盛水漿,其堅不能自舉也;剖之以為瓢,則瓠落無所容。 非不呺然大也,吾為其無用而掊之。 」  莊子曰:「夫子固拙於用大矣。

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世世以洴澼絖為事。 客聞之,請買其方以百金。 聚族而謀曰:『我世世為洴澼絖,不過數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請與之。 』客得之,以說吳王。 越有難,吳王使之將。

冬,與越人水戰,大敗越人,裂地而封之。 能不龜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於洴澼絖,則所用之異也。 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慮以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憂其瓠落無所容?則夫子猶有蓬之心也夫!」  這個例子雖然是莊子消遣惠子,說他腦筋笨又阻塞,局限自己想法來看萬物。 另一方面,卻也顯示莊子對待萬物,有一種尊重的態度。 人要生存不可能不使用萬物,但是要有一份尊重。

具體表現,就是不能隨便任意使用,不能浪費使用。   第三個例子說明,是在呼應「無用為用」的思想。

  一般人對萬物的想法,都是從有用無用為出發點,也就是從利己的角度來思考。

表面上好像很務實,實際上卻是格局氣度不夠大,最後汲汲於物的追求,結果是玩死自己。

  莊子原文舉例如下:  惠子謂莊子曰:「吾有大樹,人謂之樗。

其大本臃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 立之塗,匠者不顧。

今子之言,大而無用,眾所同去也。

」  莊子曰:「子獨不見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東西跳梁,不避高下;中於機辟,死於罔罟。 今夫斄牛,其大若垂天之雲。 此能為大矣,而不能執鼠。 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彷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

不夭斤斧,物無害者,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惠子以一棵無用大樹,來譬喻莊子的言論。

雖然像樹長得很高大,境界很高上大,卻是一點用處也沒有。

因為,莊子言論很奇怪不實用,猶如樹幹長的歪七扭八,無法拿來當建材,一般人都會一致認為沒有用處,而不屑一顧。   莊子言論是否真的沒有用嗎?  是的。

如果從一般人狹窄的角度,以成就功名的角度來看,不是老莊思想所追求的目標,當然乍看來好像沒有用。   但是,老莊思想卻是有大用,大用在那裡呢?  莊子以「狸狌」為例,說明一般人汲汲於功名,為功名所苦所困,如果沒有節制,最後會「至樂無樂」「至譽無譽」,連小命都丟了。   然而,莊子同時以「斄牛」為例,說明老莊思想是有大用處,而不是如「狸狌」的小用處。

比如,莊子《外篇、至樂》提到,老莊思想可以使人「至樂活身」,就是活得快樂活得健康。 消極來說,惠子這棵無用大樹,正因為一般人認為沒用,因此沒有人想砍它作建材,因此可以悠然自在活下來。

  綜上所述,莊子「無己」的論點,是在表達如何當一個「至人」的心法。

透過不同例子,來具體描述「無己」的意涵。 如果,莊子已然可以說明清楚,又可以身體力行,足以戴上此榮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