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作文

本站2019-06-136人围观
简介 我是一棵树,一棵屈身在繁华闹市的步行街上的树,一棵仅靠不足开方大小的碎土生长的树。 四周的行人步履匆匆,提着公文包的,拾掇着咖啡、饮品的,只是将我无视,足边倒是添了几个饮尽抑或还有残余的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作文

我是一棵树,一棵屈身在繁华闹市的步行街上的树,一棵仅靠不足开方大小的碎土生长的树。 四周的行人步履匆匆,提着公文包的,拾掇着咖啡、饮品的,只是将我无视,足边倒是添了几个饮尽抑或还有残余的塑料杯。

没有他人的关注,我似乎也萎靡不振。 飘下的黄叶比去年又增加了不少。

气候渐渐转暖,面前经过的行人衣着越发清凉。

一天,一个身着碎花裙的女孩牵着一位衣着得体的妇人经过,小女孩的目光光顾着这里每一株植物,当然也看到了沉默的我。

“妈妈,为什么这棵树没有像别的树一样开出美丽的花呢?”女孩指指我,回头问妇人。 隐隐地,我心底似是有些不服的意念涌现,稍稍将那些颓唐驱散。 “嗯……因为,它还没有做好绽放的准备。 它在沉默中蓄势;在未来,它的花朵会与其他广玉兰一样美丽,甚至超过其他!”妇人的眼神慈祥而又坚定。 女孩的眼神从好奇转为惊异,渐渐又有了些羡慕。

“哦,是这样啊。 大树,我相信你!”小女孩与妇人离开,我的心底却不能平静。

曾经的自己,可以自信地绽出一树洁白、清香的花朵,现在的沉默,仅是因为环境的日益糟糕?我要生长,我要开花!许是天意,在我暗下决心的第二天,一名自称是园林工人的大叔在沿路检查时,发现了我。 他把一支形似注射器,容量却更大的牌子挂在我的“手臂”上。 当那针头插入身体,确实有些疼意,可当我感受到从那针筒里流向我体内的极富营养的液体时,我默默地忍下了、欣喜地收下了。 “在未来,它的花朵会与其他广玉兰一样美丽,甚至超过其他!”……“大树,我相信你!”……小女孩与妇人的话语一直萦绕在我耳畔。

当我颓唐,那种不算铿锵,却极有力的声音便又勉励我……在第二年,在相同的时节,相同的本体,我绽放了!我的花朵盛开的很早,我的香气散播得更远……我期待着那种声音的再次光临,于是我更加努力地绽放!没有再等到女孩与妇人,却意外地获得了其他路人的赞赏——“你看那一树的玉兰花盛开得多旺!”“是啊,它的花瓣似乎比别的树的花瓣更加丰满……”……我用如新生般的热忱拥抱世界,耳畔的声,还是那一种在记忆深处的声音,更辽远、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