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列传第七 太祖诸子五拖雷下

本站2019-07-09128人围观
简介 ,僭乱屡作,因循不改,民将生心。 乞画一法令,俾有所惩劝。 ”武宗及诸王皆改容竦听焉。 牙忽都卒,仁宗命脱烈帖木儿嗣楚王。 延祐中,明宗出镇云南,行次延安,王府常侍教化

列传第七 太祖诸子五拖雷下

,僭乱屡作,因循不改,民将生心。

乞画一法令,俾有所惩劝。

”武宗及诸王皆改容竦听焉。 牙忽都卒,仁宗命脱烈帖木儿嗣楚王。

延祐中,明宗出镇云南,行次延安,王府常侍教化等与行省丞相阿思罕密谋拥戴。 事败,脱烈帖木儿坐累,徙吐番,没家资之半。

及明宗即位,诏曰:“脱烈帖木儿何罪,其复王封。 人民财产悉归之。

”卒,子八都儿嗣。

八都儿三子:曰燕帖木儿,曰速哥帖木儿,曰朵罗不花。 八都儿卒,燕帖木儿嗣。 末可,拖雷第九子。

定宗崩,末哥与拔都等定议立宪宗。 从宪宗伐宋,末哥别将一军,由洋州入米仓关,承制得,速哥、李庭诸将咸受节制。

宪宗崩于合州,时世祖方围鄂,末哥密使以凶问来告,且请北还。

世祖班师至卫州,遣赵良弼如京兆,访察秦蜀人情向背。 良弼还报,称末哥独竭心翼戴,可以六盘及东西川军事委之。

世祖即位,推恩宗室,赐末哥银三千五百两。

末几,卒。

子昌童嗣。

初末哥赐印,称皇弟之宝。

中统二年,封昌童永宁王,改其父玉宝为金印焉。

大德四年,坐诬告济南王,谪刘国杰军中自效,以讨贼有功,征还。

卒。

子伯帖木儿嗣。

至治三年,以不法,命宗正府及近侍鞫其王傅之罪。

卒。 子伯颜帖木儿嗣。

阔列坚,母忽兰皇后有宠。

太祖爱阔列坚,视如嫡子。

太宗七年,从拔都伐斡罗斯,中流矢座。 四子,长曰忽察,嗣父封,卒。

子忽鲁歹嗣,至元二年封河间王,从皇子那木罕屯阿力麻里。

昔里吉劫那木罕以叛。

忽鲁歹。

卒。

子也不干嗣。 二十一年,那木罕再镇北边,屯塔密儿河上,也不干从,二十四年,乃颜叛,也不干率所部东走应之。

驸马润里吉思、大将土土哈疾追七昼夜,及于孛怯岭,大败之。

也不干奔客鲁涟河。

土土哈收其余众,沿河而下,遇叛王也铁哥,击败之,禽叛王。 哈儿鲁、乞卜察克、康里等部新附之民,至是来归。 明年冬,也不干入寇,卜都马失、塔不台、忽剌忽、阿塔海等先后败之。

未几,为千户答答呵儿所获,伏诛。 太祖诸幼子:曰察兀儿,曰本儿彻,曰兀鲁察;俱早卒。

史臣曰:“《春秋》传曰:‘缓追逸贼,亲亲之道。

’世祖待阿里不哥,其合于《春秋义之》乎?或谓开平即位,背先朝之家法,故和林拒命,无以罪之。 然桓公杀纠,太宗杀建成、元吉,推刃之时,曾无顾忌。

呜呼,视世祖何如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