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228章 最高级的借刀杀人

本站2019-05-1571人围观
简介 黄卉怡明知今天有去无回,狗皮膏药似的赖着不肯走,一屋子的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最终还是荣慧琳起身道:“走吧,我跟你去。 ” 黄卉怡看了眼荣慧琳,意味深长。 冼天佐把两人

  黄卉怡明知今天有去无回,狗皮膏药似的赖着不肯走,一屋子的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最终还是荣慧琳起身道:“走吧,我跟你去。

”  黄卉怡看了眼荣慧琳,意味深长。   冼天佐把两人一起带到车上,关了车门,荣慧琳问:“秦佔找她什么事?”  冼天佐说:“不清楚,要问二少。

”  荣慧琳知道秦佔身边的这对双胞胎,只是两人平日里不常露面,除非是有什么要紧事,秦佔特地吩咐他们做。   要说别人不知道也就算了,冼天佐能不知道?  荣慧琳坐在后面,抱着双臂,摆明了眼带嘲讽却没有说破。   车子停在雲山馆门前,三人一起下车往里走,黄卉怡一路上一言不发,脸色难看,荣慧琳侧头道:“你做亏心事了,怕什么?”  黄卉怡闻言,更是如鲠在喉,眼下都不知道求谁才好,赴死似的一步一步往前走。

  包间中,秦佔坐着玩数独,听到敲门声,说了声:“进。

”  冼天佐把人带进来,秦佔余光一瞥,不是两个人的身影,眼皮一掀,还有荣慧琳。   荣慧琳轻车熟路的往前走,在秦佔面前坦然坐下,拿起茶壶倒了杯茶,“你找她干什么,看把她给吓的。

”  秦佔脸上不见喜怒,“我说找她买东西,你信吗?”  他轻飘飘的一句话,看似讽刺,又像是挑衅,然而荣慧琳却接收到另外的讯息,秦佔已经将黄卉怡的底儿给查了。   她不动声色,甚至还佯装诧异,挑眉道:“你想买什么?”  秦佔玩儿通关,收起手机,顺手敲了根烟出来,点燃,抬眼看向不远处的黄卉怡,“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吗?”  黄卉怡都不敢正眼看秦佔,僵硬着脖颈摇头。   秦佔面色淡淡的说:“我最讨厌别人死鸭子嘴硬,同样的话我也不想再问第二遍,你要是觉得骨头够硬,今天能直着从这出去,那你就继续装。

”  他一番明目张胆的敲打过后,黄卉怡霎时脸色惨白,紧张的握紧双拳,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二少,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是故意的。 ”  站在一旁的冼天佐面色冷漠,这种级别的戏看的一点意思都没有,不知道秦佔哪儿来的兴致亲自审。   谁让秦佔今天心情不错呢,心态不同,办起事来自然不会觉得无聊。

  他出声问:“错哪了?”  黄卉怡低着头,“…我不该偷拍您……对不起,我发誓我再也不敢了,您原谅我一次……”  秦佔道:“偷拍之后呢?”  黄卉怡像是挤牙膏一样,问一句答一句,“我不该把照片传给别人,也不该在背后议论,对不起……”  她每说完一句,后面都要跟着对不起,秦佔弹了弹烟灰,“是你让人把照片传到闵姜西公司的?”  “对不…”黄卉怡下意识的道歉,话说一半才抬起满是眼泪的眼睛,用力的摇了摇头,“不是我,我没有,我没做过。

”  秦佔冷眼盯着她,“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  黄卉怡一个劲儿的摇头,“真的不是我,我只是私下里发了几个认识的人,绝对没有公开外传。

”  她也没有这个胆子。   秦佔问:“你都发给谁了?”  黄卉怡抿着唇瓣,没有马上回答。   冼天佐从身后走来,拿出她的手机,示意她解锁,黄卉怡不情愿,他伸手扣住她的胳膊,没见得怎么用力,她忽然张开嘴,喊不出声音,只是半面身子跟着瘫软,直接蹲跪在他脚边。

  冼天佐淡定的松开手,黄卉怡从腿麻到头皮,手机递过来,这一次,她不敢再迟疑,赶紧按了解锁码。   手机拿给秦佔,秦佔点开微信,从上往下一个个的翻,这是他第一次看女人的手机,早知道女人八卦事又多,可是亲眼所见,还是不免瞠目结舌。

  黄卉怡第一个发照片的人是荣慧琳,把他跟闵姜西骂的活像是一对狗男女,然而荣慧琳的回答却相对冷静的多,她叫黄卉怡把照片删了,也不要私下里乱传。

  一转头,黄卉怡就把照片同时发了另外三个人,仍旧吐槽他跟闵姜西这对狗男女,顺带嘲讽荣慧琳头上一片绿,眼看着他跟其他女人鬼混,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敢私下里说他是自己的。

  见过男人的狠,方知女人的毒,一群表面上看似闺蜜的人,背地里损得跟孙子似的,黄卉怡一个聊三个,都跟对方是说了一模一样的话:“我只发给你了,你可千万别外传。 ”  对方的回答也都千篇一律,“知道了,这还用说?”  秦佔边看边道:“她还把照片发给你了?”  这话,是对面前的荣慧琳说的。   荣慧琳镇定自若,“发过。

”  秦佔将手机往荣慧琳面前一扔,荣慧琳拿起来看。

  “你拿她当朋友,她拿你当笑话。

”秦佔打量荣慧琳的脸。   黄卉怡当然知道自己手机里有什么,这会儿屁都不敢放,只垂着头嘤嘤的哭。

  荣慧琳看了一会儿,面无表情的起身,来到黄卉怡面前。   黄卉怡不敢抬眼看她,低声道:“对不起慧琳……”  荣慧琳用手机拍了拍黄卉怡的脸,冷眼道:“你不仅手欠,嘴也欠,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 ”  手机随手扔进垃圾桶里,荣慧琳迈步往门口走,黄卉怡下意识的拉住她的胳膊,“慧琳……”  如果荣慧琳走了,她不知道秦佔会对她做什么。   荣慧琳反手就是一巴掌,黄卉怡始料未及,被打的头发都散了。   荣慧琳眼睛瞪大,瞳孔缩小,咬着牙道:“这事没完,今天秦佔收拾你,我等明天。 ”  她怒气冲冲的往外走,房门都被摔得老响,可见是丢了大面子。

  秦佔通程看下来,倒也没觉着哪里不对,荣慧琳就是这样的脾气,身边的人只能捧着,但凡有人敢在背地里嚼舌根,就是犯了她的忌讳。

  他现在未必确定黄卉怡就是公开发邮件的人,但始作俑者是她,让女人治女人,她一定死的很惨。   “打电话,把你传照片的那几个人叫过来。 ”  秦佔今天铁了心要把幕后黑手给揪出来,不然都白吃闵姜西一顿饭,吃人的嘴软,总要干点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