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记录父亲胆囊癌晚期日记

本站2019-07-1086人围观
简介 胆囊病理切片 自从我知道父亲生病后我就感觉自己是个不幸的人,现在睡在父亲的身边听着他的鼾声我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以前总觉得吵,现在特别爱听,您已经有四天没合眼了,好好睡一觉吧

记录父亲胆囊癌晚期日记

    胆囊病理切片  自从我知道父亲生病后我就感觉自己是个不幸的人,现在睡在父亲的身边听着他的鼾声我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以前总觉得吵,现在特别爱听,您已经有四天没合眼了,好好睡一觉吧!而我在您旁边总觉得该做点什么,写篇日记记录我们剩下的日子吧!我没别的目的,只希望几十年后,我还能记得这段时间,让我的下代也知道,让更多的人注意,发现病情要早治疗,不能拖,绝不能。

  2016年7月某天对我来说这是不幸的日子,老婆公司体检发现她甲状腺B超不太正常,让我们去大医院复查,然后就在市里面的医院查出甲状腺乳头状癌,当年8月底做的甲状腺半切手术,终身服药,万幸的是不影响她的寿命。

  2017年2月某天对我来说这是不幸的日子,刚过完春节,母亲去体检,我才发现她已经40多天阴道不规则流血了,她老人家还以为这个是天天坐那些电椅保健骗子之类的东西引起身体自己开始排污了,这是好事,体检医院建议尽快去大医院复查,不要等他们结果了,我们去省医院一查发现是宫颈鳞癌,而且不能手术了,只能放化疗治疗了,目前继续在化疗,一个月复查一次。   2017年6月某天对我来说这是不幸的日子,父亲胆结石伴胆囊炎手术在县里面一个私人医院做完了,我们都建议他去大点的医院做,但它考虑母亲需要人照顾,而我也需要上班,县里面家里有亲戚可以帮忙照顾,别的地方也没亲戚搭把手,我父亲特别能抗,手术前他已经慢性隐疼了个把月了,县里面医院家里亲戚也做过胆结石手术,而且有熟人在里面,都推荐胆结石小手术,没问题的,那么就在里面先做微创,手术过程中主刀医生出来告诉我们微创看不清,需要开刀,怎么办人已经麻醉躺在那里了,能不答应吗?好吧,你开刀吧,3个小时后父亲被推出来了,医生将胆囊以及石头拿给我们看了,石头跟小桃核差不多,他讲胆囊大,且壁厚,然后在胆囊底部发现有点白色的增生,医生建议做切片处理,当时在病房时麻醉师还问了下父亲有没有肝炎,因为他感觉父亲肝有点大,当时我们都讲没有呀,也没当回事,现在我想起来算是明白了。   几个星期后接到医院电话告知切片结果是胆囊癌中低分化浸润胆囊全层后我感觉崩溃了,我去医院将片子借出去了市医院与省医院分别会诊,多么希望这个是小医院搞错了,可惜的是都发现癌了。

我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母亲心态好,平时不超心,告诉她结果,她仍然可以配合治疗,父亲平时考虑的多,心思重,不敢告诉他结果,怕他一蹶不振,在他手术伤口恢复的这段时间我就两家医院挂号的问医生,还有在微医上也问诊上海医院的医生,他们建议要不再开一刀,之后听天由命,因为当时当做结石开的,要不就直接听天由命。

听天由命这个词是有多么的无奈,我没有放弃,联系了省医院里面他的一个学生,他建议最好去他们医院再检查磁共振,后面考虑手术还是介入治疗。

正好这段时间父亲在家肠道一直不舒服,他天天手机上看文章,担心会不会肠癌,因为母亲与我老婆的原因,他开始特别关注癌,我就借这个机会让他去省医院复查,正好胆结石手术后复查一下手术状况。

  2017年7月31日我跟父母从两个不同的地方汇合到了省医院,8月1日检查磁共振与胸部放射后他学生将结果拿给肝胆外科医生看,那边建议住院检查,那么当天就办理了住院,医生开了一堆检查的单子,我们就开始到处检查,直到8月2日强化CT结果出来了,医生发现可能肺部与肝部都有转移了!已经失去了再手术的机会了,本来是我们选择再次手术或者不手术,现在手术不选择我们了,期间父亲一直很紧张,害怕再手术或者是癌,所以一直在找他的学生与住院部医生问情况,因为住院部的医生都知道结果,而且也是因为他学生打过了招呼,大家一致不告诉他结果,瞒着他,可他又想知道结果又害怕自己扛不住,整晚整晚的睡不着,我们都安慰他没事,放宽心,可是检查结果他看了后疑心的不行,他一直在说如果是癌就不治了,每天我都偷偷的去找医生他们了解他的情况,我很清楚胆囊癌的预后,况且已经发生了转移,期间家里亲戚来看过之后都建议如果这边查不出就去上海大医院检查,父亲也有该想法,之后我就在网上预约了东方肝胆医院,据说是最好的肝胆医院,约了他们医院的孙主任,他的号很难挂,不过总算还是挂上了8月7号的号了,我将想法告诉了他的学生并与他商量怎么讲,最终我们在8月3日出院了,当天晚上我们就回了阔别已久的老家了,临出院的时候父亲还是心思重重,考虑不管是癌的治疗还是别的问题但需要手术治疗的,他就我一个儿子,我还要上班,母亲又要化疗,谁来照顾,我让他放宽心,我的父亲比任何事情都重要,我会一直在他身边的,而且还不一定是癌,医生都不敢肯定的。 但医生私下跟我讲过要不放弃治疗,要不介入治疗,要不化疗,但效果都不好,可能今年春节难了,我当时就泪如雨下,可是现实总是残酷的,8月3号下午办理完出院手续后,父亲又找了在该医院的另外一个学生,他是外科医生同时做介入的,平时性格比较直,有什么说什么,几个月前父亲因为母亲的事情问过他,他当时就说好的话3-5年,不好的话1年,当时父亲就懵了,所以这次在所有人都含含糊糊的时候,他着急了,带着检查片子去找这个学生问清原因,当找到这个学生时,他拿着片子看看后说了下没问题,小问题,不用手术,到时候做介入就好了,其实我知道他说话时心里很虚的,一边说一年走的,很怕我父亲继续问,当时说完就溜走了,父亲啊,你哪里知道他早已经知道情况了,他这是心虚呀。

我父亲跟我商量下准备去火车站回老家了,因为周一要再去上海确诊,因为大家都觉得那边更好,临走时父亲又去找那个学生,想道别一下,其实他还想再问问,但那个学生躲在值班室里,有铁门挡着的,隔着门我父亲说谢谢,那我们走了,其实他是想他的学生肯定会出来送送他的,他顺便再问问,再次确认一下是不是小问题,但他失望了,他的学生只说好的,您慢走,根本不敢出来。

因为大家都在骗他,而他最爱的儿子是整个事件的主谋。   昨晚我们终于回到老家了,我听着他的鼾声,我知道他放下心了,可以好好睡觉了。 虽然肠道还是有些便秘但他心里不着急也就不感觉难受了。 从来医院前一天他就失眠,之前是便秘导致的,总共四天了,终于你睡着了,我笑了!我觉得我要做点什么,记下这些点滴吧!儿子多年在外上班陪伴您的时间不多,这次说什么也不走了。 因为东方肝胆医院的那个医生也有问诊,我就联系上了他,将父亲的检查片子以及报告都发给他看,他诊断为胆囊癌晚期加肝肺转移。

不能手术只能联系肿瘤科,我怕那边医生会告诉他结果,所以告诉这个医生所有的情况,他决定帮我,我继续挂他的号,他会告诉我父亲这是小问题,放心吧,为了尽快治疗,还需要他说一下医院的床位紧张,只能回去治疗了,当父亲确定没问题后,那么我们再回那家省医院做介入或者化疗,因为他的学生在那边,所以可以帮忙瞒住他再给治疗。 希望对治疗有帮助。

这边文章我从4点多开始写,期间父亲醒一次我就关手机一次,所以有点断断续续,可能与自己的文采也有关系。   日记第一天:今天是8月4日,昨晚父亲睡得很好,早上早早起床了,一会跟父亲一起去亲戚家吃早饭,母亲这几天都待在外婆家,阿姨他们都在帮忙照顾的,父亲还是有点便秘,两天没有大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