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重启谈判成新首相必由之路,3年脱欧努力料皆浮云,英镑又一轮沉沦?

本站2019-06-1579人围观
简介 自2016年6月英国退欧公投以来,围绕英国退欧的谈判已进行了3年。 如果在鲍里斯·约翰逊的领导下重启谈判的前景,将让欧盟和英国政界皆发出一声愤怒的叹息。 英国经济失去了增长动力

重启谈判成新首相必由之路,3年脱欧努力料皆浮云,英镑又一轮沉沦?

  自2016年6月英国退欧公投以来,围绕英国退欧的谈判已进行了3年。

如果在鲍里斯·约翰逊的领导下重启谈判的前景,将让欧盟和英国政界皆发出一声愤怒的叹息。 英国经济失去了增长动力,在4月份大幅收缩%,主要是由于汽车产量的大幅下降。

英国政治阴云是否能在10月31日消散?也是未知数。

500)=500align=centerhspace=10vspace=10rel=nofollow/>四小时和日线图中的技术指标正进入负值区域,英镑兑美元在区域略低于100日移动均线切入位,短期支撑位在和。 这一突破将增加看跌压力,并为点的2019年低点开辟道路。 在相反的方向上,需要突破,以缓解负面预期,向上看向200日均线阻力位。

  支撑位:  阻力位:)=500align=centerhspace=10vspace=10rel=nofollow/>(英镑4小时走势)  约翰逊当选或重启脱欧谈判,英国过去3年脱欧努力将白费  提名保守党党魁候选人的最后期限是本周一,目前有6名候选人参加角逐,其中包括领先者鲍里斯·约翰逊(前外交部长)和杰里米·亨特(现任外交部长)。 他们两人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会晤了特朗普;  鲍里斯约翰逊有望成为保守党领袖,他曾表示,他将试图重新谈判英国与欧盟敲定的协议,声称他将拒绝支付390亿英镑,而此前法案曾同意当英国离开欧元区将支付这笔费用。   环境部长迈克尔·戈夫(MichaelGove)是最初最受欢迎的人选之一,他的竞选因过去吸食违禁品的丑闻曝光而受到打击,导致对所有候选人的审查都有所加强,一些人承认在大学期间曾吸食娱乐性毒品。   大多数人都热衷于宣传自己支持英国退欧的资历,因为更广泛的保守党和支持英国退欧的公众人士呼吁政府在10月31日的新截止日期前就脱离欧盟取得进展。

  鲍里斯·约翰逊有望成为保守党领袖,他曾表示,他将试图重新谈判英国与欧盟敲定的协议,声称他将拒绝支付390亿英镑,而此前法案曾同意当英国离开欧元区将支付这笔“分手费”。

  自2016年6月英国退欧公投以来,围绕英国退欧的谈判已进行了3年。

如果在鲍里斯·约翰逊的领导下重启谈判的前景,将让欧盟和英国政界皆发出一声愤怒的叹息。   英国制造业强攻订单后陷入疲软  在截至今年4月的三个月里,英国经济失去了增长动力在4月份大幅收缩%,4月份的经济萎缩主要是由于汽车产量的大幅下降,4月份制造业普遍疲软。

由于英国提前完成订单,汽车生产“大幅”下降。

汽车制造商在3月29日英国退欧之前调整了生产计划,将夏季停工时间提前了几个月,试图缓解不达成协议退出的影响。

  英国国家统计局(OfficeforNationalStatistics)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在截至4月份的三个月中,英国经济增速放缓至%,低于1月至3月的%。

  汇丰银行高级经济学家伊丽莎白马丁斯(ElizabethMartins)表示,经济疲软的影响似乎比制造业更为广泛。   “制造业回落——抵消了过去3个月的全部涨幅,然后又有所回落——但服务业产出持平,建筑业也出现下滑。

所以,也许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库存的逆转来解释。

”  脱欧党伺机保守党失利时刻  英国疑欧派主帅法拉奇领导的脱欧党,上月在欧洲议会选举大胜后,瞄准彼得伯勒选区国会议席补选,期望乘胜追击,打破该议席长期由保守党及工党垄断的局面,令脱欧党首度跻身国会。   该选区议席原本由工党议员奥纳桑亚出任,但她因在超速驾驶案中作假证被判入狱,遭剥夺议员资格。

目前,共有15名候选人竞逐补选,脱欧党派出商人格林出战,迎战主要对手工党候选人福布斯,6月7日得出结果显示工党新候选人福布斯胜出英国退欧党的迈克·格林。   法拉奇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无法掩饰脱欧党未能挤进欧洲议会的失望之情,但他继续提醒保守党,即使失败,他仍然会带来危险。 尽管未能在上周四的彼得伯勒补选中获胜,但仅仅把保守党挤到第三位就足以让最乐观的保守党议员感到害怕。   最重要的是,只要英国没有实现退欧,法拉奇就会对保守党的权力构成生死存亡的威胁。 一位保守党大臣的私人分析显示,如果英国退欧党保持目前的支持率,保守党在下次选举中可能会跌至50个席位。   法拉奇声称,除非保守党能够在10月底达成脱欧协议,否则他的新政党只会变得更强大。

“我们以非常、非常接近的比分位居第二,”他说,并补充道:“但重要的是,我想你们从昨晚的选举结果中看到的是,英国政治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不再只是两党之间的竞争。

”  法拉奇没有排除与新保守党领袖达成选举协议的可能性,尽管他坚称这不会是他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