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艺术品的价值完全由“资本”来决定

本站2019-06-11147人围观
简介 黄永玉荷花大学毕业后,我分配在电视台工作,干了六年影视编导。 1992年获得了去日本留学的机会,便第一次走出国门。 那时能有机会出国留学的还是极少数的人。 初到东京,世界一流

艺术品的价值完全由“资本”来决定

黄永玉荷花大学毕业后,我分配在电视台工作,干了六年影视编导。

1992年获得了去日本留学的机会,便第一次走出国门。 那时能有机会出国留学的还是极少数的人。

初到东京,世界一流大都市的繁华及有序让我大开眼界,许多事物是之前在国内从来没有接触过的。 那个年代,在国内就连现在生活中常见的抽纸、地铁自动刷卡、街头自动贩卖机还都没有出现。 我所在的学校位于东京市中心的银座大街附近,下课后,我偶尔会到银座一带的画廊去转转。 记得有一次,在一家画廊里,我看到了一幅日本现代三山之一的大画家平山郁夫(另两位是加山又造、东山魁夷)的一幅画。

画面上画的是沙漠月夜,尺幅不大,但很唯美。 平山郁夫先生是日本的顶级艺术大师,他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热心保护敦煌文物,他的许多画作都是取材于丝绸之路的。 时至今日,我还记得当时看到这幅画价格时的感受,可以说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接连数了好几遍数字后面的0。

这幅画的价格是一亿日元,按当时的汇率相当于一千两百多万元人民币。

简直是天文数字。 今天回想起来,这个价格令我惊讶是完全正常的,因为当时国内画家作品的价格还是相当低的。

大鉴定家米景扬先生曾给我看过一张1990年荣宝斋收购李可染先生画作时开的发票,四尺三裁(69cm46cm)的山水画,价格是万元。 作为同一级别的艺术大师,平山郁夫先生非常崇拜的中国画大师李可染,这一时期的作品价格竟如此之低,两个人整整相差了一千倍。

平山郁夫和李可染分别代表了中日两国现代绘画艺术的最高水准,可为什么我们的艺术大师与日本的艺术大师作品的价格却相差如此悬殊呢?艺术没有国界,只有资本在说话。

艺术品的价值完全是由一个国家经济实力决定的。

哪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强,这个国家自己的艺术品也就值钱,世界上的顶级艺术品也就会往这个国家跑。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李可染作品与平山郁夫作品的价格差距,完全是那一时期中日两国经济实力差距的体现。

中国艺术品市场以1992年在北京举办的第一场艺术品拍卖会为标志正式开启,经过了不到三十年的发展,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艺术品交易的一个中心,每年的交易额度已经达到了几千亿级人民币。

作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亲历者、参与者与推动者,我也亲身见证了中国画大师作品价格的突飞猛进。

今天,如果我们再想购买一幅黄胄大师的四平方尺小毛驴画作,价格已经需要几十万元人民币了,而黄胄大师的大幅人物画早已超过亿元。 李可染先生作品的价格超过千万元的比比皆是,并且多件作品过亿元。 他早年间以80元卖给荣宝斋的那幅著名的《万山红遍》,拍卖成交价已经达到了亿元。 中国艺术品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随着国家的发展应运而生,随着民族的兴盛不断壮大。 艺术无国界,只要我们国家的综合实力不断上升,我们的艺术品还会更加值钱,我们的文化影响力也会越来越强。 (作者吕立新为文化学者、艺术品鉴赏投资专家、百家讲坛主讲人)(来源:《北京晚报》原标题:聊画价看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