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红楼梦,一个权贵家族的覆灭样本

本站2019-07-0972人围观
简介 (图注:大观园的决策层,对转型毫无兴趣)贾母不是不清楚,如今不比在先辐辏的时光了,要把有些旧规矩都蠲了;她也肯让凤姐拿了自己的东西去当,但这些小打小敲,对于一个当家人算不得美德。 一个当

红楼梦,一个权贵家族的覆灭样本

(图注:大观园的决策层,对转型毫无兴趣)贾母不是不清楚,如今不比在先辐辏的时光了,要把有些旧规矩都蠲了;她也肯让凤姐拿了自己的东西去当,但这些小打小敲,对于一个当家人算不得美德。

一个当家人,要做的是掌控全局,改变走向,贾母却在听到甄家被查抄之后都无警醒,只是心里不受用而已,她的聪明才智,就像她屋里那些古董,做摆设绰绰有余,不算有用之才。 还要注意的是,贾琏凤姐后来那样窘迫,正因贾母被大操大办的那个八旬生日,把所有的几千两银子都花完了。 你说她大办生日也是不得已?唔,当年慈禧大办生日时,也觉得办得好不好,关系到帝国的荣光。 总之,我们对大人物常常很宽容,他们有点幽默感,有点小慈悲,有点气质有点审美,就能被夸到天上去,写官场的王跃文曾说,人们看领导,就像看孩子,他们随便说个什么,大家都觉得有趣。

到了某个位子上,才干倒是不重要的事了。 八十回红楼的后几回,破败之气随处可见。 当年秦可卿生病,每天吃二钱人参,完全不在话下,到了七十七回,凤姐生病需要二两人参配药,荣国府已经找不到像样的,王夫人想到要拿钱去买,已经焦躁起来。 好容易从贾母那里找了点人参,固然是上好的……但年代太陈了。

这东西比别的不同,凭是怎样好的,只过了一百年后,便自己就成了灰了。 如今这个虽未成灰,然已成了朽糟烂木,也无性力了。

这说的是人参,也是贾家,还是贾家的灵魂人物贾母。 百年之后,大厦将倾,那个就在不久前还口口声声我们这样的人家的贾府,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倒下来。

不能说这就是悲剧,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没有凋落,就没有生长,得失都是常态,不用过于纠结。 若有什么好总结的,只是,在大厦倾倒之前,贾家上下几百口,都在以各种方式等死,聪明的,糊涂的,看得清的,看不清的,就像等一场命定的火灾,竟没人想到,在火灾来临之前,正视这命运,带上全家人,走出去。 抄家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此之前,贾府的内囊已经上来了,但人们已经在繁华梦魇里醉生梦死,他们死于不敢面对导致的无所作为。

这也是一部《红楼梦》,对于现代人,最为实用的一点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