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221章 不是那种喜欢

本站2019-05-1573人围观
简介 孤飞燕突然来让他帮忙催债,君九辰是意外的。 他第一次反应便是,“手头紧了?” 孤飞燕立马摇头,嘀咕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都那么久了,一个金币也没还,连句交代也没有。

  孤飞燕突然来让他帮忙催债,君九辰是意外的。

  他第一次反应便是,“手头紧了?”  孤飞燕立马摇头,嘀咕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都那么久了,一个金币也没还,连句交代也没有。

唐静帮下官催了几次,一开始她还回信强调自己回了韩家堡就马上还钱,后来她回韩家堡就连信也不回了……”  孤飞燕说着,连忙将唐静带给她的信件拿出来,递给君九辰。

她这还真不是恶意诽谤,是事实。

唐静姐姐都催烦了,就等着半年之期结束,直接上韩家堡讨债去!  君九辰看着韩虞儿给唐静的回信,迟迟没做声。

  孤飞燕一边偷瞄他,一边继续说,“殿下,下官也是没办法,才来找殿下帮忙。

”  君九辰一边翻看,一边问道,“当初约定的债期还有多久?”  孤飞燕窃喜,连忙回答,“还有两个月左右。

只是,韩三小姐当初在神农谷亲口说了,她一回韩家堡就还会钱,还说她得半年的时间才会回去,所以,欠条上写的半年之内还钱,而不是……欠债半年。 韩三小姐都回去很久了。

”  君九辰点了点头,道,“等着吧。

”  等着吧?  这是什么意思?  让她继续等韩虞儿慢慢还债,还是,等他帮她催?  孤飞燕眼底闪过一抹狡黠,连忙道,“谢殿下!那下官就等殿下好消息了!”  她才不管他是什么意思,反正先谢了,他也不至于再推辞吧?  哪里知道,君九辰却又补充了一句,“在这儿等着。

”  他说完就转身上楼了,孤飞燕却一脸懵逼。

  他这是什么意思呀?  孤飞燕没等多久,君九辰就亲自拿来一叠金票递给她,“这十二万金,本王替韩三小姐还了。 欠条和那几份信一并交给本王。 ”  什么?  孤飞燕傻眼了。   她绝对相信靖王殿下是信用之人,靖王殿下应该很反感韩虞儿的做法呀!他居然要替她还债!?  君九辰催促道,“欠条呢?”  孤飞燕十分后悔,极其不情愿地收下那十二万金,将随身携带的欠条递上。   然而,哪怕心里头再不高兴,孤飞燕面上仍是敬重的。

她福了福身,挤出高兴的笑颜来,“多谢殿下。 ”  她说完,就转身走了。

她暗想,看这样子,靖王殿下被韩虞儿蛊惑得不浅呀!她和唐静姐姐“任重而道远”!  君九辰看着她的背影,眉头却拢了起来。   他琢磨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是来告韩虞儿的状,还是纯粹来讨债的?其实,他更加不明白的是,她那日在山洞中说的“喜欢”,说的“什么都喜欢”,到底是真心话,还是开玩笑的。

  君九辰还琢磨着,芒仲就过来了,低声,“殿下,梅公公过来了。

”  君九辰也没多想,立马跟芒仲一道下楼,梅公公很快就从后头走过来,见了他们的背影,并没发现什么异样。   君九辰却在上马车之前,交待了芒仲,“查一查韩虞儿的近况。 ”  韩虞儿什么品行,他比孤飞燕还了解。

若不是知晓唐静当公证人,他不会放心那笔债。 他原以为韩虞儿回韩家堡之前就能筹借得到钱的,如今的情况看来,韩虞儿颇为困难!否则,她也不至于开罪唐静。   如今,欠条在他手上,相当于把柄也就在他手上了。 他该寻个机会,好好追问追问凤梨花的下落。

  听闻韩家堡家规森严,苏夫人虽最宠爱韩虞儿,可执行起家法也从未留情面。 他想,韩虞儿是绝对不会希望这张欠条落在苏夫人手上的。   歇息之后,一行人便启程了。

  几个护卫在前后骑马防卫,梅公公的马车在前,君九辰的马车在中间,孤飞燕在后,芒仲押后防卫。   不似之前两回外出那么紧急,这一回时间充足。 梅公公和芒仲安排的路线很妥当,他们基本都能夜宿客栈,白天赶路。

  碍着梅公公在,孤飞燕除非有事情,否则都不会主动去找君九辰说话。

不过,对于这种沉默的旅程,她早习惯了。   男神嘛,那是用来崇拜敬重,远远欣赏的。

可遇不可求,可远观不可亵玩焉,能每天都见着,就是很心满意足的事情啦。

  孤飞燕自己乘坐一辆马车,反倒便利了很多,她忙着修炼小药鼎,忙着琢磨药方密函,一点儿都不觉得无聊,反倒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这日晚上,他们抵达了天炎中部最大的城池平原城,留宿城中最大的客栈。

  天炎有三个大城池,北晋阳城,中平原城,南古乐城,三座城池几乎在同一条直线上,南北贯穿。

晋阳城是皇都,而军事的角度讲,平阳城最为关键。

  平阳城往西,过两处要塞,便可直通天炎西陲,也就是同百楚国交界之地;  平阳城往东,过两处要塞,便可直通天炎的东疆,也就是同万晋国交界之处;  平阳城往南,一马平川,直通天炎南疆,玄空大陆南部,那儿没有国家统治,却是上官堡,韩家堡和玄空商会的底盘。   天炎有三支大军,一支程家由掌控,驻扎西陲;一支由祁家掌控,驻扎东疆。 还有一支是天武皇帝亲自掌控,三年前交给了靖王。   这支大军就驻扎在平原城附近,往西可支援程家军,往东可支援祁家军,往南可放手南疆。 当然,这位置,也是提防程祁两家兵变,守护天炎北部,守护晋阳城的最大要塞。   孤飞燕还是专程做了功课,了解过天炎和玄空的局势的。

她知道,此行时间不紧,靖王殿下一定会在平原城中逗留,所以,她让宁静把信函平原城。 她一到客栈,就称累,躲房间里不出来了。

  没多久,就有店小二过来送信,“孤大小姐,这是神农谷来的密信,小的保管两日了。 ”  孤飞燕打开一看,差点笑出声来。 唐静给她回了四页纸,出了五六个主意,既准备揭韩虞儿的真面目,还准备给天武皇帝推荐好几位人选。   孤飞燕认真看到最后,只见唐静在信末问了她一句话,问她到底喜不喜欢靖王殿下,想不想嫁入靖王府。   孤飞燕先是一愣,随即就哈哈大笑起来!  她喜欢靖王殿下,可喜欢可喜欢了。

但是,不是那种想嫁给他的喜欢呀!  孤飞燕马上提笔,给唐静回信,让唐静好好谋划一番,等他们回晋阳城再行动。   此时,梅公公也正在看信,这信是天武皇帝送来的,谈的也正是韩虞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