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228章 苏格拉底的相悖论

本站2019-05-15129人围观
简介 李曼曼进入迷宫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至少在监控里我再也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她在说谎。 ”我没有跟着李曼曼出去,而是看着她进入迷宫深处,自己留在了外面。 这魔镜迷宫

  李曼曼进入迷宫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至少在监控里我再也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她在说谎。

”我没有跟着李曼曼出去,而是看着她进入迷宫深处,自己留在了外面。

  这魔镜迷宫就好像是一个吃人的怪物,我没有地图如果迷失在里面,很可能会遭遇意料之外的危险。   我站在屋子里,脑中分析着着这一时段内的遭遇,总感觉谁都可能是凶手:“小北、李曼曼,这两个人里肯定有一个人在撒谎,找出撒谎的人,应该就能顺藤摸瓜抓住凶手。 ”  “主播,你的逻辑被限制了,撒谎的可能不止一个,而是三个!”  我低头看向阴间秀场的手机屏幕,直播间里有一个ID名为苏格拉底相悖论的水友发出了一条特别有意思的弹幕。   “三个?我这里只看到了两个人,何来的三个?”一开始我也没有在意,只以为他是随便说说,但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引起了我的重视。   苏格拉底相悖论:“你忽视了自己的女朋友,这不怪你,当局者迷嘛。 仔细想想第一次看监控的时候,你女朋友徘徊在迷宫出口,她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焦虑的表情。

试问,如果你和自己的亲人走散了,你会保持冷漠和满不在乎的表情吗?”  “有些道理,你继续说。

”我看着这位水友的弹幕,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东西。

  苏格拉底相悖论:“第二个奇怪的地方就在于,李曼曼之前并没有见过你女朋友,但是她却很肯定的跑到鬼屋将你和小北叫出,说自己找到了她。

还记得在鬼屋里的那个电话吗?李曼曼的语气里没有任何动摇和怀疑,就好像她之前认识你女朋友一样!”  “基于以上的推论,我怀疑你的女朋友和李曼曼之前认识,这是一出串通好的计策!”  被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对于铁凝香我是百分百的信任,所以在思考的过程中下意识忽略了这种可能,现在被水友点出来,我才被迫去正视。

  苏格拉底相悖论:“第一个撒谎演戏的是你的女朋友,第二个撒谎配合的是李曼曼,至于小北则是第三个撒谎者!”  这位水友感觉很不一般,推测论证,逻辑思维比我还要清晰。   “还希望你能说的更明白一点。

”我担心铁凝香和依依的安危,心乱如麻,此时能有一位旁观者为我指点迷津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苏格拉底相悖论:“撒谎是一门艺术,真正的谎言是无法被推翻的。

”  这位说话很叼的朋友成功引起了众多潜水党的不满,观看直播的水友可没我这么好的脾气。

  月黑风高一人飘:“装逼也是门艺术,真正的装逼是猝不及防的,楼上的装法已经过时了。

”  老子联盟可以一坑九:“我就是来打个酱油,另外弱弱的问一句,苏格拉底是谁?”  “古希腊一位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

”  “擦!原来是个崇洋媚外的家伙!鲁迅先生不屑的向你抛了个白眼,并让少年闰土朝你投掷了鱼叉!”  “少年闰土是谁?”  “你们是有多无知啊?人教版语文书,六年级上册第五单元第十七课,用不用我去给你们画画重点!”  “6666!”  ……  面对众多水友的围攻和质疑,这个苏格拉底相悖论也不慌张,他慢悠悠的发着自己的弹幕。

  苏格拉底相悖论:“既然你们都认为我是在装逼,那我现在就说一句话,你们来判断一下真假。 ”  他稍后又发出了一条弹幕:“我现在正在说谎。 ”  “没了?下文呢?”  “你傻啊,他要说的就是‘我现在正在说谎’。 ”  “有趣,有趣。 如果我们说他说的是谎话,那他说的就变成了真话,如果他说的是真话,那根据字面意思,他应该是在撒谎才对,不错,Interesting。

”  “结尾的因吹死挺亮了!”  我看着水友的弹幕,愈发觉得这个苏格拉底相悖论深藏不露。

  “大家稍等一下,先让这位水友把自己的观点说完,你说三个人都在撒谎,不知有没有什么证据?”  苏格拉底相悖论:“李曼曼明明中间离开监控室,但她却说自己一直留在这里,她撒谎了。 在讨论她和小北的关系时,她说自己和小北关系很好,像亲弟弟一样,但是在鬼屋时,她给小北打了电话,手机来电显示的却是陌生号码,所以她又撒谎了。 ”  “接着说小北,他脸上有小丑妆容的粉底,而且在鬼屋关闭后仍穿着杀人狂的衣服巡逻,这种心态让人不寒而栗,说明这可能是一个内心病态的人。 ”  “你和他第一次见面时,他被你吓的休克在地,但是请你注意,极端的恐惧确实会让人产生短暂性晕厥,但这种概率只有百分之一,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在受到惊吓后都会出现情绪失控。 ”  “从两种概率来说,我更偏向于小北是故意装出休克的模样来迷惑你,所幸你在第一时间拿走了斧头,让他非常忌惮,无法展开下一步的计划。 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你们两人在一起时,他目光停留在你身上的时间很少,大多时候都是在看向那把斧头。 ”  “更让我奇怪的时,小北和李曼曼在鬼屋门口相遇时,他没有和李曼曼说一句话,这很不合常理!”  “要知道他自己说曾在鬼屋一楼遇见过李曼曼,并且李曼曼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可在鬼屋外面相见以后,他却没有流露出一点惊讶的样子,难道你不觉得这中间有什么问题吗?”  “一个本该跟在自己身后的女人突然换上了全新的表情出现在门外,那此时任谁都会感到恐惧,刚才跟在我身后的人会是谁?是不是闹鬼了?”  “然而小北没有任何反应,他甚至没有询问过李曼曼这件事,这说明了很重要的一点。

”  “两人心照不宣,所有的一切都在给你演戏,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想过帮你找到失踪的朋友!”  苏格拉底相悖论连续发了多条弹幕,每看一条,我就心冷一分。

  “你说的这些我也曾考虑过,但是他们根本没有欺骗我的理由,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直播间里过了一会才传来水友的回应:“主播,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在我看来这几个人里最危险的反而是你最熟悉的那个人。 ”  “铁凝香?”  苏格拉底相悖论:“没错,这出戏是他们三个演给你看的,我也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原因很可能就是出在你女朋友身上。 ”  “铁凝香要对我不利?”我把监控视频调到拍到她的那一段,画面中虽然她的面容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总给我一种陌生的感觉,那种冷漠带着点怪异的表情是铁凝香做不出来的。

  “对了,合心玉!”我试着放大镜头,但是画面模糊无法看清楚。   苏格拉底相悖论:“主播,不要局限自己的思维,如果你真的对自己女朋友有信心的话,不妨换一种思维。 ”  “什么思维?”  “她在短时间内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造成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有很多,按照你多次直播的经历,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对。 ”  “鬼上身?降头术?或者……”我双眼凝固在监控画面上:“这个人不是铁凝香,只是装扮成了她的外表?”  我脑海里猛然想起了在直播开始之前的那个电话,在通话快要结束时,有人用铁凝香的声音对我说了一句话。

  “猜猜我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