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230章 同庄主交代不了

本站2019-05-15135人围观
简介 如果孤飞燕是承老板,她也会先赚一定能赚着的钱,再提供原料给花月山庄。 毕竟,这庄新买卖一点儿都不着急。 可是,此时此刻,孤飞燕不得不绞尽脑汁,想法子说服承老板改变主意。

  如果孤飞燕是承老板,她也会先赚一定能赚着的钱,再提供原料给花月山庄。

毕竟,这庄新买卖一点儿都不着急。   可是,此时此刻,孤飞燕不得不绞尽脑汁,想法子说服承老板改变主意。

  孤飞燕思索了一番,硬着头皮道,“承老板,依晚辈的看法,第一批酒即便是亏本了,也得赚个好口碑。 我们花月山庄七月的井水酿造出的酒,味儿最好,您也是懂酒之人,您应该明白……”  她这话还未说完,承老板便道,“那就等到明年七月。

”  孤飞燕郁闷了,不敢表现出来,又换了个理由,“承老板,以您如今的身家,这买卖图的也不全是利。

在晚辈看来,盈再大的利也都不如心头好,这批酒若能赶上七月的井水,待来年冬天就可以开窖,到时候天下人同饮此酒,岂不快哉!”  承老板挑眉看了她一眼,道,“丫头,喝酒是喝酒,买卖是买卖,利是利,心头好是心头好,你们庄主没教过你吗?”  孤飞燕顿是哑口无言。

  同整个大陆最大的商人,谈论什么心头好胜过盈利,这真是愚蠢的做法。 这些蹩脚的理由,都说服不了她自己,如何能说服承老板呢?  怎么办呀!  承老板偏头看了夫人一眼,见夫人没什么要说的了,便要起身离开。

  孤飞燕又急了,“承老板,等一下!”  承老板看来,问道,“还有何事?”  孤飞燕豁了出去,认真说,“承老板,晚辈恳请您这个月就提供原料,晚辈……”  承老板打断了,无疑,他起了疑心,“小丫头,你这么着急要原料,最好给本会长一个合理的理由!”  孤飞燕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来,“承老板,我们庄主大人……催得太紧了!若是没能在七月之前拿到原料,晚辈……晚辈就得卷铺盖走人了!”  这话一出,一直不动声色的君九辰终于抬眼朝孤飞燕看了一眼。

只是,也就一眼,他就又低头了。

  孤飞燕继续卖力做戏,她吸了吸鼻子,又道,“晚辈不知道您错过这一波药材行情,得少赚多少。 但是,晚辈向您保证,这药酒必定盈利!承老板,您就可怜可怜晚辈吧!晚辈这大老远跑来,又费了那么多心思才能见着您,您……”  承老板再次打断了,他的声音冰冷得非常无情,他说,“回去。

告诉你们庄主,下一回合作换个人来。 ”  这……  好狠啊!  孤飞燕怔住了。

  承老板那幽邃的黑眸里,已经没了对孤飞燕的赏识,只剩下不屑。

“求”这个字,他最不喜欢,尤其是在生意上。   他起身来,淡淡对夫人道,“送客。 ”  孤飞燕握起了拳头,她向来不求人,这一回这么卖力地做戏,居然还挨了冷眼。 她太不甘心了!她拿起酒杯,往桌上用力一掷,冷冷道,“承老板,如果晚辈能喝得过你,你就答应晚辈的请求,如何?”  承老板戛然止步,而刚起身的上官夫人也愣了。 很快,上官夫人就呵呵大笑起来,“小丫头,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呀?呵呵,你还想让整个落霞城的人再笑话一回吗?”  孤飞燕道,“晚辈是认真的,也是诚心的!”  上官夫人走过来,绕着孤飞燕打量了一圈,笑道,“小丫头,去年有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上门来挑战,服了十颗解酒药,最后……还是把自己喝死了。 你听说了吗?”  这无疑是在警告她不能用药,孤飞燕心头一紧,一时无话。 承老板并没有回头,继续往外走了。   孤飞燕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全豁出去了。 她毅然拎起最大的瓶酒,仰头就喝,一口气喝得干干净净,随后,狠狠将酒瓶子砸在地上。   “承老板,莫非你不敢同晚辈较量?”  她当真是认真的,她知道承老板的酒量玄空第一,也知道自己赢过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是,她只有这一条路了!事到如今,这件事能不能成就看这最关键的一步了,这也是最后一步!  上官夫人看了看碎了一地的酒瓶,缓缓抬头朝孤飞燕看去,眼中渐渐浮出了欣赏之色。

这丫头行呀,有她年轻时候的劲儿!  承老板终于回头了,他似有些意外,但是,仍旧没有让步,他冷冷说,“本会长,不跟女子比酒!”  上官夫人立马笑了起来,似乎非常开心,“小丫头,跟本夫人比,如何?你若赢了本夫人,七月之前,你要的原料,一样不少全送到。

你若是输了,呵呵……你那三十万金买路钱,就归本夫人所有,这桩买卖,从此也由本夫人负责,如何?”  上官夫人明显是故意不避讳此事的。

承老板瞥了她一眼,像是无奈,拿她没办法;又像是不满,懒得理睬她。

  身为承老板的夫人,酒量怎么可能会差吗?但至少,应对起来压力会小一些吧?趁着承老板还未做声,孤飞燕连忙点了头答应,“好,就这么定了!喝什么酒,夫人决定便好!”  然而,君九辰却突然出声,“男人在场,岂有女人喝酒的道理?在下愿替燕小姐同承老板请教,不知承老板,意下如何?”  一时间,众人都回头看过来。 至今君九辰缓缓起身,眸光孤冷,表情淡定。   承老板又一次打量起他来,孤飞燕有些急,正要出声,君九辰却对她说,“燕小姐,属下奉庄主之命,守你周全。 你若喝坏了身子,喝出个三长两短,属下同庄主交代不了。 ”  若是孤飞燕知晓花月山庄真正庄主就是君九辰,听了这番话,她怕是要哭了。 然而,即便她不明真相,此时此刻,心头也是暖的。

她才不要让她最爱戴最敬重的靖王殿下遭这种罪!  喝酒怡情,斗酒伤身呀!  孤飞燕正要拒绝,承老板竟折了回来,笑道,“男人在场,岂有女人喝酒的道理?好!极好!本会长陪你一场!”  孤飞燕更着急了,君九辰却使了个眼色,让她放心。   他走上前,刻意收敛着气势,不卑不亢,问道,“敢问承老板,打算怎么个斗法?斗什么酒?”  承老板挑了挑眉,道,“来人,把本会长那批冰露白浆拿来!”  冰露白浆!  孤飞燕心惊。

这可是玄空大陆最烈的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