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234章 就仗势欺人怎么了

本站2019-05-15138人围观
简介 “我打死你,打死你!”骆帅帅把被打的愤怒尽数撒在骆佳佳身上,七岁的孩子,虽然个头比骆佳佳矮了一截,但是架不住下手没轻没重,踢打挠抓,骆佳佳控制不住他,手背上很快添了新伤。 一旁的

  “我打死你,打死你!”骆帅帅把被打的愤怒尽数撒在骆佳佳身上,七岁的孩子,虽然个头比骆佳佳矮了一截,但是架不住下手没轻没重,踢打挠抓,骆佳佳控制不住他,手背上很快添了新伤。   一旁的店员见状,均是侧目观望,没有人上前来拉,一来以为单纯的小孩子不听话,闹一会儿就好了,二来也怕拦不好家长怪罪,毕竟现在的孩子都金贵着,再遇上不懂事儿的家长,平添麻烦。

  骆佳佳心力交瘁,这些年在父母的‘教导’之下,早就让她养成了逆来顺受的脾气,哪怕受欺负也不会还手,她只觉得丢人,这是在外面。   “骆帅帅,你不要闹了,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骆佳佳蹙眉说,然而骆帅帅混不在意,反而变本加厉。

  有那么瞬间的偏激,骆佳佳想干脆冲出去,撞车也好,跳海也好,总之别再让她每天重复一样的浑噩生活,她真的好累…  父母偏爱,路人观望,唯一在意她感受的闵姜西,此刻也正在包间中被虚假的承诺哄骗着。   没有人比骆佳佳更清楚,不会改变,什么都不会变,闵姜西能护她一时,护不住她一世。   从心底深处涌上的疲惫和绝望让她放弃抵抗,只机械的扯着骆帅帅的衣服,任由他用力抠着她露在外面的皮肤,很疼,但是麻木了。   拉扯中,有人从身旁经过,她没看清是对方撞了骆帅帅,还是骆帅帅撞到了对方,总之,不悦的声音传来,“你撞到我了。

”  抬眼一看,对方是两个人,一个很高,一米八左右,略显魁梧,不辨年龄,另一个矮一些,一米七出头,虽是冷眉冷眼,但一看就是个小孩子,不会超过十五岁。   骆帅帅充耳不闻,还在朝骆佳佳使劲儿,秦嘉定目光更冷,再一次道:“你撞到我了!”  骆佳佳推了推骆帅帅,“你撞到人了,跟人道歉。

”  骆帅帅窝里横,就知道欺负自家人,对外人则是目中无人。   秦嘉定说了两次,骆帅帅都没什么反应,他忽然伸出手,一把扯住了骆帅帅的衣领,用力一拉,直接把人拉飞,就连骆佳佳都是微微往前一耸。   还不待骆佳佳回神儿,秦嘉定已经在凶骆帅帅,“我跟你说话你听不见吗?”  骆帅帅哭的脸上鼻涕眼泪一大堆,连身前的人都看不清,就知道蛮横撒泼,抬手就去抓。

  其实秦嘉定完全可以躲开,但他没躲,任由骆帅帅在自己手上抓了一下,这下他可有动手的理由了,眼看着骆帅帅抬脚要踹,秦嘉定一脚踢出去,直接把骆帅帅踹出一米远,一个跟头倒在地上。

  骆佳佳吓坏了,本能的想要上前,荣昊错身挡住她,不让她过去。

  骆帅帅很皮,这一脚只是把他踹懵了,却没有伤到哪里,他很快翻身爬起,五官写满了杀人般的愤怒,朝着秦嘉定冲过来。   秦嘉定专治各种不服,连成年男人他都敢动手,更何况是个小混蛋,只见他轻而易举的钳住骆帅帅的胳膊,一个转身绕到他身后,让骆帅帅踢也踢不到,随后拖麻袋似的把人往洗手间方向带。   骆佳佳急坏了,几次都要冲过去,荣昊拦着她,低声说:“你就任由他这么欺负你?我们不是坏人,你别怕。 ”  骆佳佳抬眼看向荣昊,确定这张脸很是陌生,迟疑着要不要喊人过来,荣昊看出她心中所想,压低声音说:“我们都是闵老师的学生。

”  听到闵老师三个字,骆佳佳有片刻的愣冲,随后奇异的安静下来,闵姜西是真心实意为她好的,她不会害她。   荣昊这边刚刚跟骆佳佳表露身份,另一边,因为秦嘉定气势太凶,扯着骆帅帅的动作也没有任何忌惮可言,店员怕闹出事情来,不得不的上前来拦。

  秦嘉定一脸肃杀,“走开。

”  店员劝道:“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他不懂事…”  这话仿佛戳在秦嘉定的肺管子上面,什么叫小孩子不懂事?谁天生就懂事?俗话说得好,三岁看到老,这都七岁了,犯事过后一句小孩子就完了?  他最恨睁眼瞎,也最恨和稀泥,看店员的眼神中都带着浓浓的报复欲。

  荣昊扬声道:“我哥是荣一京,今天谁敢拦他试试?”  在深城,只有没见过荣一京,没有没听过荣一京的,店员们瞬间朝荣昊看来,一时间拿不定主意,秦嘉定趁这功夫薅着骆帅帅进了洗手间。   店员中有人眼尖,小声道:“我好像见过荣一京带他来吃饭。

”  如此一来,更没人敢惹。   这是荣昊这辈子第一次仗势欺人,他实在是受不了了,亲眼所见方知这世上还有这么混的人,无论兄妹还是姐弟,男的不都该照顾好女的吗?哪有对自家人拳打脚踢的东西。   店员们管不了干脆散了,大堂中,骆佳佳仍旧眼带担忧,“他把帅帅带到哪去了?”  荣昊拉着她的胳膊往外走,直到走到大门外,才松开手,出声道:“你别担心,秦嘉定答应过闵老师,不会伤着你弟弟,原本我们是冲着给闵老师报仇来的,闵老师不让,我们都想算了,但你弟弟自己撞到枪口上,这事你能忍我们都不能忍,他凭什么这么欺负你?你又不是打不过他,把他按地上狠狠的收拾一顿,让他怕了,保证他以后再也不敢惹你。

”  骆佳佳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荣昊跟秦嘉定,她以为大家的第一次见面,会在她高考过后,闵姜西组织的郊游上。   心忽然很酸,她抬手抹了抹眼睛,说不出话来。

  荣昊见她手背上都是伤,条条块块,惨不忍睹,“你弟弟就是个混蛋,人渣跟年龄无关,你别再担心他了,让秦嘉定教教他以后怎么做人,怎么做别人的弟弟,我带你去医院。

”  骆佳佳很快的摇了摇头,荣昊说:“你怎么这么傻,你站在这等着,你爸妈知道还会怪你不管不顾,我带你去医院买药,回头你就说你是被我强行拉走的,你来不及喊人,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你也是你爸妈生的,你也一哭二闹三上吊,看他们能把你怎么样。 人都会偏心,但不能太过分,你把他们当亲人,他们是怎么对你的?”  骆佳佳垂着头,大滴大滴的眼泪掉在地上,很绝望,因为荣昊说出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