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右岸文字)《我有一个朋友》

本站2019-07-11142人围观
简介 吴取老师的小说课被安排在博文楼一间小会议室,椭圆形的木桌营造出一种平等坐谈的感觉,我们宿舍四人结伴而入,我挑了最末的位置坐下,不断有人进来,熟悉的人互相打趣,不熟的人静静观察。

(右岸文字)《我有一个朋友》

  吴取老师的小说课被安排在博文楼一间小会议室,椭圆形的木桌营造出一种平等坐谈的感觉,我们宿舍四人结伴而入,我挑了最末的位置坐下,不断有人进来,熟悉的人互相打趣,不熟的人静静观察。

  吴取进门时并没有引起特别关注,大家都以为他是个学生,白衬衫,黑裤子,黑框眼睛,黑色书包,他在中间的位置站定,轻轻放下书包,那极其拘谨的动作和抱歉的笑容处处流露出善意,上课铃响了许久,学生们也安静下来,满怀期待地望向他,突然间面面相对,吴取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始,他佯装点头数人,稀稀拉拉的总共十一二个同学,自语道:“呃,我们现在上课。 ”  话音刚落,楼道里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一个扎着小辫的男生怀抱电脑跨进门来,满面含笑:“对不起啊,老师,我们迟到了!”他叫贾然,后面跟着的两个女生是丁亦幻和俞佳葭。

全部人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落座,俞佳葭拿出笔记本和笔袋,摆成工整的的T字,丁亦幻摆好豆浆和手机,贾然则徐徐打开电脑,做好记录准备。 吴取等他们忙活完,再次重复道:“我们现在上课。 ”  可能是刚才的突然中断将他仅存的一丝勇气消耗殆尽,吴取的开场白是个灾难,他喉咙发干,双手紧握,迟迟想不起下一句要说什么了,几个女生用鼓励的眼神盯着他。

“其实……我们都知道……就是……”他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学生们似乎已经洞穿,有的低下头不忍看他,有的交换着会意的眼神。   “呃,我们点名。

”吴取的笔在认真标注,点名很快就结束了,有两个学生没来。

“这些同学为什么没来?”他对着空气严肃地问。 班长王桥说:“他们可能有事。

”大家沉默着,等待吴取的反应,他翻翻点名册,一本正经道:“回去告诉他们,下周再不来,以后就别来上了!”王桥皱皱眉毛,石尔漫和云巧妍相视一笑,大家完全没有被震慑到。 吴取抚摸着点名册边角,说:“作为学生,怎么能第一节课都不来呢?”  接下来吴取要求每个人自我介绍,并谈谈对于小说写作的看法,空气一下子变得凝重,有的人开始在纸上洋洋洒洒地写字。

从左往右,班长首先发言,王桥一口浓重的陕北腔,但偏爱比较文艺的发音方式,并不把每个字都吐露清楚,因此听起来更含混,他皮肤黝黑,棱角分明,面庞冷峻,毕业工作多年后选择考研,期间做过警察、摆过摊,打过零工。 其他同学没有这么丰富的经历,大多从未出入过社会,只不过本科专业五花八门,有学音乐的、有学美术的,有学经济的,还有服装设计,都是抱着好奇进入了中文研究班,他们边说边笑,气氛也热闹起来。 当俞佳葭介绍自己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曾是某市台主持人的时候,全班一阵惊呼,吴取也按捺不住,问:“那你为什么会考‘这个’大学的研究生?”  “我也不知道。

”她笑道。   鹅蛋脸,柳叶眉,嘴角眼底含情似笑,俞佳葭让每个接近她的人感到如沐春风,坐在对面的几个男生傻呵呵地盯着她看不够。 更让人不能忽略是旁边的丁亦幻,其他人在陪笑时,她面无表情。

她仍旧穿着那件条纹衬衫,脖颈修长,清爽干净,可能是太紧张了,轮到她发言时,先笑了一下,说:“不好意思,忘了!”  其他人都鼓励地望向她。

丁亦幻说话时右手喜欢在空中打转,仿佛为了让思想和情感更好地流淌出来,即使说出精辟的话来也没有寻求共鸣的意思,发言完毕,她谦虚道:“这就是我的一点小想法,也不知道对不对。

”  吴取点头赞同:“对,很对!”  我一向把坦率作为人生的重要美德之一,对于师生间这么温吞的谈话自然觉得不过瘾,心里搜罗些有价值的问题切磋切磋,于是在简单自我介绍后问吴取:“我写东西的时候老是不知道该选择哪种风格,比如我看了电影《推销员之死》后特别想写一部家庭剧,可刚起头又看了另外的电影,又想换成另外一种叙事风格,所以我老是写不下去。

”  吴取并不喜欢我的说话方式,他的表情由沉思转为不耐烦,皱眉道:“你们现在根本没有什么风格可言,所谓风格,是已经成熟的作家才能讨论的事情,呃,嘿嘿,你这个,还是先写出来再说吧。 ”  我不服气,多少觉得他的回答有些敷衍,剩下的时间里他每说一句话,我都要在心里进行反驳,心情也发酵为对这个专业、这所学校、人生选择的失望,听一群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神采飞扬地讨论创作,难免有不合时宜之感,于是无聊地看起窗外的树叶,一片、两片、三片。   下课之后,我仍旧和惠怡等人一道下楼,内心的不满如同灌水的气球,一扎就爆。

  “你导师应该刚博士毕业吧?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好年轻呀!”云巧妍问石尔漫。   “听说吴取是院长亲自去上海招聘的专业人才,其他老师都是半路转行过来的。 ”石尔漫分享道。   惠怡走在中间,手舞足蹈地说:“嘿嘿!那人贼有意思,坐在讲台比大姑娘还扭捏,我真想上去替他讲。

”  “你们难道不觉得他表达有问题吗?”我追问道。   “嗐!可能以前没见过这么多学生,有点放不开,我还蛮期待后面的老师……”惠怡理解道。

  我当下闭口不言,抱着不想和她们再交谈的心理在食堂门口分手。

惠怡满脸惊愕,劝告我不能节食,石尔漫笑道:“算了,人家有自己的事。 ”  我独自游荡在校园里,沮丧如同冰冷的衣服包裹全身。 多年来,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通过暴饮暴食聊以慰藉,走到灯火辉煌的南门小巷,吃了一份油炸饼拌菜,一份黄焖鸡米饭,喝了两杯西瓜汁,而后坐到东操场上的蓝色台阶上消化了一条巧克力。 我呆坐着,像往常一样,反刍过去的点滴,直到那些沉重的心绪流遍全身,头疼难耐才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