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回 单骑退敌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80人围观
简介 魔尊冷天雄的嘴里喃喃道:“苏烈?苏烈!好,我记下了,你回去找你家徐将军复命吧。 ”魔尊冷天雄远远地看着苏烈一马绝尘,奔向了远方,眉头拧在了一起,出神地思考着什么,东方狂微微一笑:“神尊,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回 单骑退敌沧狼行最新章节

魔尊冷天雄的嘴里喃喃道:“苏烈?苏烈!好,我记下了,你回去找你家徐将军复命吧。

”魔尊冷天雄远远地看着苏烈一马绝尘,奔向了远方,眉头拧在了一起,出神地思考着什么,东方狂微微一笑:“神尊,对这个小校也有兴趣吗?”魔尊冷天雄叹了口气:“此人不过一个小校,可是面见我这个大明神尊,又在我身后看到了一万铁骑,居然仍然可以不动声色,镇定自若,看他模样也不过十七八岁,胡子都还没长出来呢,却有如此定力,真是不得了啊,传令小校如此,想必那徐文长更当是一位雄杰了,东方,你说得不错,我是不应该以现在的官阶来看待真正的英雄。

”东方狂点了点头:“只是神尊,你这样单人独骑地过去见那徐文长,是不是有些冒险?万一这家伙突然出手伤害您,我们这里也来不及救援啊。

”魔尊冷天雄豪气顿起,哈哈一笑,两腿一夹马腹,这匹高大剽悍的红色座骑一声长嘶,向前奔去,转眼间就在十余丈之外,而魔尊冷天雄自信的声音却随着江湖上的烈风飘了过来:“我冷天雄要是连个徐文长都不敢单独面对,那也不用占这个神尊之位啦!”片刻之后,徐文长和魔尊冷天雄,单人独骑,相会在两军阵前十里左右的空地上,两人都没有带长兵器,两匹剽悍的骏马也在打量着对面的同类,眼睛瞪地大大地,不停地从鼻子里喷着粗气,而马上的两人,却看起来象是心平气和,甚至面带微笑,看着对方。

徐文长还是先一抱拳:“检校右候卫虎牙郎将徐文长,见过魔尊冷天雄殿下。

”魔尊冷天雄哈哈一笑,挥了挥右手的马鞭,今天这场相会,他刻意地想在开始就气势上压徐文长一头,现在双方的关系很微妙,可敌可友,但至少在目前没有动刀兵的时候,他这个神尊的身份还是要高过一个检校虎牙郎将不少的。

只听魔尊冷天雄说道:“徐将军免礼,本神尊因为路上碰到了风沙,误了约期,今天才率军到来,怎么,你们天狼军的军队已经开始攻城了吗?”徐文长微微一笑,对于咄苾的这种当面说瞎话,他和天狼昨天早有计较,一切应对之语也已经烂熟于心:“神尊,你来晚了,我们大军已经开始攻城,就在半个时辰之前,东门已经被我军攻陷,现在我军正在源源不断地进入城中,肃清残敌,想必很快就会占领全城了。

”魔尊冷天雄的心中一动,继续问道:“那么,敌军的陆炳抓到没有?”徐文长不卑不亢地回道:“末将只负责守备大军的兵方,并没有参与攻城,所以前方的战况,末将不得而知,只知道若是有敌军袭击我军的后方,则会毫不犹豫地对其加以反击!”魔尊冷天雄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徐将军,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难道我们神教的援军,也是敌军不成?”徐文长微微一笑:“那请问刚才为何魔尊冷天雄所部,要打着大明的圣火旗,还穿着大明的衣甲呢?”魔尊冷天雄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支吾了两句后,才说道:“这个嘛,是因为我们听说前方有战事,所以想改成大明的旗号,暗中迂回,阻止大明的援军,本神尊听说,大明的陆炳也调来了几万精锐骑兵,想从后方袭击天狼军,所以为了阻止他们的这个突袭,也想换旗号以接近他们,打乱其计划!”徐文长哈哈一笑,摆了摆手:“神尊真的是煞费苦心啊,回头末将一定会将神尊的善意向我们家吴将军,还有天狼转达,只是现在战场之上,敌我难辩,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会以为神尊的所部,乃是大明的敌军呢!再说了,就算是大明的骑兵,也可能会反其道而行之,打起神尊的旗号,再对我军突击的,毕竟你们在我们天狼军看来,是没有太大区别的。 ”魔尊冷天雄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既然如此,天狼又何必诏令我等千里而来,作这援军呢?现在本神尊带着一万铁骑来此,你又说我们和那些大明的叛军没有什么区别,哼,徐将军今天的话,他日我一定要在天狼面前,讨一个说法的!”徐文长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散,他平静地说道:“神尊,当初天狼邀请你们神教大军前来台州助战的时候,还没有想到大明的陆炳敢公然率军前来,如果神尊的大军没有失期,早几天和我大军会合,也没有问题,可是现在战场之上,敌我难辩,就算是神尊亲自率军,现在只怕也难发挥作用,我们家天狼有令,如果神尊的部队前来,确认了神尊的身份之后,为了避免引起误会,还请神尊退军三十里,等我军攻下台州城之后,再派人与神尊联系,到时候破城之功,我们两家分享,绝对不会亏待了神尊的。

”魔尊冷天雄满脸通红,怒道:“徐将军,你把我冷天雄当成什么了?我们江湖男儿,从不会抢夺不属于自己的军功,如果这仗不是我们打的,那我们也不会分什么破城之功,只是我好心提醒你们一句,陆炳在东南经营了多年,他的实力不弱,远非这台州城中的数千军士,若是你们以为攻进了台州城,就是胜券在握了,那本神尊只能表示遗憾,人家的主力骑兵,还没有投入战斗呢!”徐文长微微一笑:“那几万骑兵,天狼早已经作了万全的应对,在下这样的将领,早已经分在四门的阵后,摆开了阵势,不怕这些大明骑兵来,就怕他们不来,自从两个月前我天狼军铁骑大破卢镗之后,将士们的战刀,也早已经饥渴难耐了!”魔尊冷天雄恨恨地把马鞭在空中一下虚抽,气乎乎地说道:“好,很好,看来本神尊这趟是白来了,既然天狼如此自信,也请徐将军回去转告一下他们,就说他们既然不需要我们神教的支持,我们这就回去了,失约之罪,本神尊日后会向天狼领取,而徐将军今天对我们神教的无礼,我冷天雄也一定会记下,山不转水转,咱们走着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