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西方诗歌

湖南深入治理基层腐败:释放反腐“红利” 赢得党心民心

本站2019-06-1442人围观
简介 “不值得,不值得……”8月中旬,安化县滔溪镇新联村原党支部书记刘玉良看到自己的处分决定后,惭愧有加。 因利用职务之便套取危房改造资金18800元用于个人茶厂建设,他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

湖南深入治理基层腐败:释放反腐“红利” 赢得党心民心

  “不值得,不值得……”8月中旬,安化县滔溪镇新联村原党支部书记刘玉良看到自己的处分决定后,惭愧有加。 因利用职务之便套取危房改造资金18800元用于个人茶厂建设,他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被通报批评,收缴套取的资金。   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安化县纪委已对外通报多起扶贫领域腐败问题典型案例,件件与群众利益息息相关,当地群众拍案叫好。   走进全省各地,越来越多的基层群众正切身感受到反腐“红利”带来的获得感。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

”在党中央的部署推动下,我省深入治理基层腐败,严肃查处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不断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向纵深发展。

  把责任压紧压实到基层  “无论是防汛抗灾,还是脱贫攻坚,都必须把管党治党的政治责任牢牢扛在肩上。

”7月6日下午,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与部分贫困县县委书记座谈时指出,受强降雨影响,许多贫困村和贫困群众受灾严重,更要带着感情和责任,示范引领全县各级干部层层压实责任、抓实工作。

  座谈中,桑植、安化、新化等12个贫困县的县委书记先后发言,深感责无旁贷。

  以扶贫领域为重点,以资金管理分配为主线,我省开展农村集体“三资”和村级财务大清查,并加大对贫困县的督导检查、案件查办力度,严肃惩治“蝇贪”,力斩雁过拔毛“黑手”,看住群众的“救命钱”“养家钱”。

  省“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办筛选出100件扶贫领域重点问题线索,分送各有关单位挂牌督办。

这100件重点问题线索是从近期收到的群众反映扶贫领域腐败问题信访举报件、中央纪委交办转办的问题线索、省审计厅和省网信办移送问题线索中筛选出的。

  省纪委向市州和部分省直单位发出重点问题线索督办函,按照地域、职能机构和责任分工等,分别督办,限期核查处理,将压力一直传导到乡镇基层。

专项整治工作开展以来,全省各级各部门实行责任追究案件数59件,责任追究50人,形成了强有力的震慑。

  大数据织密“反腐网”  7月20日,在麻阳“互联网+监督”平台中心,记者看到,该平台囊括了惠民补贴发放、低保户评定、养老保险金和医疗保险金收缴与发放等34类民生项目、12大类107项民生资金的有关信息。   今年1至6月,该平台已发现问题线索6849条,清退不符合条件的低保户124户,清退不符合条件贫困人口5971户20900人;立案查处“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9起,处理人数11人,其中党纪政纪处分7人;立案查处扶贫领域腐败问题3起。   今年4月,省委、省政府吸纳和推广麻阳苗族自治县经验,印发《关于加快推进“互联网+监督”工作实施方案》,在全省创建省市县三级“互联网+监督”平台,以“大数据”形式,一举“击穿”了“蝇贪蚁害”们的“隐形马甲”,让“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无处遁形。   “耒阳市余庆街道原枞树村党支部书记王集兴、大义镇原石准村党支部书记曹余成违规收受群众财物……”近日,衡阳市纪委通报了一批扶贫领域腐败典型案件。

今年以来,该市查处“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205起,党政纪处分135人,追缴违纪资金万元,切实维护了民利。   “对胆敢向扶贫、民生款物伸手的,要加重处理;‘拔了的毛’要还回去,让群众感受到实实在在的效果。 ”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傅奎说,今年上半年,全省仅受理“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线索举报就达5182件,立案调查3199件,处理6155人,其中,给予党纪政纪处分2218人,移送司法机关227人,追缴资金亿元,清退资金万元,确保党的好政策不打折扣地落实到位、惠泽群众。

  让基层监督硬气管用  以2016年党委换届为契机,我省在乡镇纪委中充实纪检监察力量,平均每个乡镇配备3名以上纪检干部,明确要求其聚焦主业,专职监督。

纪检干部分片包村,重点盯防“雁过拔毛”。

  通道侗族自治县是怀化市探索设立乡镇纪检监察室的试点县之一。

对于乡镇纪检监察室,县里不仅提供了充足的办公保障,还给了相对独立的“身份定位”:“帽子”以县管为主,查办案件以县纪委为主。   该县独坡乡纪检监察室挂牌不久,就接到一起“雁过拔毛”的“大案”举报。 知情人反映,乡党委副书记、人大主席李银吉在任乡民政员期间,贪污民政资金,数额不小。

  乡纪检监察室联合县纪委一查,果然是桩大案:李银吉通过私刻144枚村民私章,套取各类民政资金26万多元。

不仅李银吉被移送司法,当时共同参与私分民政资金的乡党委书记和乡长,也被立案调查。   如今,怀化市204个乡镇全部设立纪检监察室,4093个村级党组织全部配备纪律检查委员。 前移关口、延伸末梢,离群众最近、调查取证最易、查办案件最快——硬气管用的一线“监督哨”的独特活力,正在湖南逐步激发。

  69岁的范运德是宁远县湾井镇马脚洞村的低保户,他年初办下来的低保金存折,年底才从村支书的手中拿到。 一细看,发现被人私自取走了930元。 找村支书多次讨要无果,向上级反映又被推来推去,范运德窝了一肚子火。   拿到县纪委印发的“举报电话便民卡”,范运德头一天打电话举报,第二天村纪检员领着县、镇纪委的同志就上门来调查。

这样的效率,着实让范运德吃了一惊。   “雁过拔毛”式腐败举报线索,被我省各级纪检部门列为优先级受理。   “对这类举报线索开辟了受理专项通道,凡有线索立即核查,绝不拖延耽误。 ”郴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李超告诉记者,为规范管理,该市对“雁过拔毛”式腐败举报线索,实行红、黄、蓝三色挂牌管理,要求限时办结。

(通讯员邹太平记者张斌)(责编:罗帅、曾璐)。